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青峰的博客

ENJOY SCHOOL ENJOY LIFE

 
 
 

日志

 
 

走进帕夫雷什中学  

2007-05-12 06:32:41|  分类: 人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帕夫雷什中学

不知是大自然更热爱这里的人们,还是因为这里的人们更热爱大自然,乌克兰,真是一个油画般的国度。庄重伟岸的建筑群、金碧辉煌的教堂、宽阔舒缓的广场和黝黑光亮的卵石路,处处流溢出浓郁的欧陆风情。连片的黑土地,色彩斑斓的树木,漫山遍野的野花与闲适优雅的行人,共同组成了一幅幅令人心醉的画卷。对乌克兰的魂牵梦绕,不仅仅是它的美丽与悠远。作为教育工作者的我们,心向往之的,更是因为那里诞生了我们非常崇敬的伟大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先生。

2003年9月,受乌克兰中央教育科学院的邀请,我和吴辰校长等人踏上了乌克兰的土地,来到了苏霍姆林斯基毕生工作的学校——帕夫雷什中学,与现任校长签定了联合办学协议,并与学校师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年后,为纪念苏霍姆林斯基诞辰85周年,乌克兰国会于2004年9月25——27日召开了“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国际研讨会”,来自美国、俄罗斯、波兰、中国等国家以及乌克兰本土的三百多名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上,时任总统库奇马发来了贺词,教育部部长主持会议,多国代表发言。会议地点每天变换一次,从首都基辅,到基洛夫格勒州,再到帕夫雷什中学。我又有幸和吴辰校长一起作为中国的代表参加了会议,吴辰校长还在大会上作了发言,受到了广泛的好评。

这是第二次到帕夫雷什中学了。再次站在学校门口,一切好象都是那么的熟悉。学校没有宽敞气派的大门,只有低矮的围墙,和围墙中间留出了一个可供三四个人同时行走的缺口。记得去年来的时候很是诧异,为什么自信、开放、好表现的乌克兰人,将自己的学校门面却弄得这样的小,而含蓄内敛的中国人却特别注重自己的门面呢?是文化自身的矛盾,还是我根本没看懂这其中的文化?
   门口还是简短的欢迎仪式,不,不是欢迎仪式,而是追悼仪式。孩子们簇拥在校长周围,手捧鲜花,献给每位到校的客人。苏霍姆林斯基先生的女儿卡娅、儿子谢尔盖分别致辞,表达对代表们的感谢与对父亲的追念。地方的官员、先生当年的学生、同事以及帕夫雷什中学现任校长都发言悼念。从中央到地方,从乌克兰到世界各地,大家互不相识,却因为一个共同的情结,不远万里,一起来到一个乡村学校,参加苏霍姆林斯基的悼念仪式,真的让人感慨与感动不已,一个伟大人格的魅力,一个伟大思想与精神的力量!纪念仪式结束后,所有的人再退出校门,形成一个长长的队伍,缓缓地走向苏霍姆林斯基的墓地,到那里敬献鲜花……

由于熟悉地形,我没有加入队伍,而是早早地来到了墓地。我想乘没人的时候,在大师的墓地边静静地伫立一会。凝望着大师的雕像,心中默默地念叨:“我最尊敬的人,我又来看你了!1970年,你离开了世界,而我却来到了人间,在生命的长河中我们擦肩而过,但您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一会儿,卡娅来了,谢尔盖也来了,或许是过度地悲伤,或许想独自安静一会,卡娅站了一会,马上就捧着脸走向树林丛中,谢尔盖也很关心地跟了过去,我拿起相机拍下了他们兄妹俩渐渐远去的背影……一位很慈祥的老者把我拉到了另一个墓地前,手不停地指划着,嘴里老是发着“m-a-m-a”的音节。我突然醒悟,这是苏霍姆林斯基母亲的墓地。我又被指引看见了苏霍姆林斯基夫人的墓地。准确地说,这还不是墓地,因为夫人刚刚去世一周,棺木还没入土,就放在苏霍姆林斯基的墓后,被花圈和鲜花覆盖着。难怪卡娅那么悲伤……追悼的人群来了,人们静静地站在那里默哀。然后献花、拍照,再返回学校。
   我还是有意避开人群,独自徜徉在校园中。学校离首都基辅有三百多公里,建在一片起伏不大的山冈上,与村庄仅隔一条马路。无论是学校,还是村庄,都被茂密的树木所覆盖着。校园外一侧几十米处,有一个教堂(它曾经引起过苏霍姆林斯基关于德育问题的烦恼,而今依然存在)。整个校园,约成一个方形,纵、横都在200米之内,四周是低矮的围墙,围墙内外都是一排排高大的树木。校园里的建筑,已经给人一种很沉重的沧桑感。由于受前苏联解体和乌克兰经济困难的不利影响,校园建设在苏霍姆林斯基之后,基本上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但这却让我更真切的感受到先生当时的思想与脉动。作为标志性的建筑是两座二层的教学楼,红色的砖瓦,掩映在树林中,墙壁上也长满了很多“爬壁虎”之类的植物。此外,还有一个约300平方米大小的平顶食堂、一个两间房子大小的工具屋,一片水泥场地加一片不大的泥质操场和跑道,所有的办学条件与设施都很简陋。但让我羡慕与感动的是,整个校园里,绿草如茵,花团锦簇,树木葱翠,落叶遍地。除了建筑物、那两片活动场地和几条林荫小道外,其他全是植物的天地。学生们都在教室里,我一个人穿梭在校园中,分明就是在参观植物园。我走入了那片果园,脑海中不停地浮想着苏霍姆林斯基当时和孩子们一起在这里劳动的情景。我看见了那间暖房,长约20米,宽约5米,高约2.5米,在果园旁边,这是先生和当时的学生们一起亲自动手建造的,至今仍发挥着作用。在树木上,在草丛中,有着很多小木箱之类的东西,那是学生们为饲养小动物们制造的。走在校园中,时常看见鸡鸭之类的动物在草地上度步、觅食,还有各色各样的鸟类在头顶上嬉闹。“依我们看,用环境、用学生自己创造的周围情景、用丰富集体精神生活的一切东西进行教育,这是教育过程中最微妙的领域之一”,看着校园中这些美丽和谐的景物,我不由地回想起先生这句平实的话语。

走进教学楼,我有意识地去寻找那楼道里的书籍陈列架。因为,在先生的书中,我清楚地记得很多关于这方面的描述。先生说:“楼道里设有书籍陈列架,陈列适合相应年龄阅读的图书。这些图书的陈列与更换都有学生自己管理。每个人都可以在校内看这些书,或借回家去阅读”。很遗憾,楼道中的书籍陈列架现在没有了。但令人欣慰的是,在每个教室的后面,都还有一个很大的书架。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书。除此之外,教室里的柜子上摆满了很多种盆景和希奇古怪的学生手工作品,后墙壁上也贴着些学生的美术作业。值得一提的是,很多教室里的柜子下面,都有一些鸟笼子之类的东西,里面饲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都由学生自主选择与管理。只是在封闭的教室里,动物身上一些难闻的味道让我们有些不能接受。

帕夫雷什镇只有七千多人口,帕夫雷什中学的规模也因此很小,在校学生五百多人(与先生在世时差不多),在职教师四十名左右。每个班级内,学生都不多(法律规定每班不超过30名学生),教师主要用乌克兰语进行教学,并要求从2年级开始教学俄语与英语。学校不许搞分班教学和择校就学,学生课本基本免费,同时,学校还在课间为每个学生免费提供一杯牛奶与两块厚饼(政府买单)。国家实行11年义务教育,学生11年级毕业后,不需参加全国性的统考,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报考各类自费或免费大学。这些因素决定了帕夫雷什中学的学生学习压力要比我们轻松得多,老师的工作压力也应该比我们小(工资待遇要比我们低)。走进课堂,让我们感觉眼前一亮的是,每个孩子都是穿着那么神气与优雅,个个都是绅士淑女的样子,很讨人喜欢。大家统一着装,男孩子们有些还系上了领带,女孩子的头上扎着个大大的白色蝴蝶结。苏霍姆林斯基曾经反对学生穿统一的服装,主张师生的仪表重要的是——素和雅。看来,现在的学校采取了中和的方法:统一穿素和雅的服装。我很喜欢这种服装,人看上去,特别的精神。只是,老师的教学方法还是比较传统,以讲授为主,凯洛夫的味道特浓。学生的座位也是按“秧田型”排列的,举手回答问题的不是很多。但是,苏霍姆林斯基曾经大力提倡的“思维课”现在还在继续实行。教学时,老师和孩子们一起来到了校园的草坪里,每个孩子在老师的指引下,去观察树木花草,然后围坐在一起交流。接着又分工去观察、研究,好象在探索什么问题,几个孩子组成一个小组,不断地讨论着、争论着、比划着,最后,大家又围到一起,几个学生发言,老师也似乎在总结着。一直在书中感受到的“蓝天下的课堂”,这次真正地体验到了。虽然并不十分清楚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但是孩子们的那份轻松愉悦的状态、那种积极探索的精神还是感染了我。

与会的人们开始集中到了水泥场。原来,学校每年的“面包节”将在这里举行。学生们脱下了校服,换上了节日的盛装。搬出了大小不一却都色香俱全的面包。然后,开始载歌载舞,共同庆祝丰收的喜悦。很多家长也加入了表演的队伍,校长与老师们也融入其中。活动持续了近一个小时,然后在原教育部副部长、现中央教科院副院长萨夫琴科院士的讲话声中结束。接着,大家又一起去果园,载下了友谊之树。我又独自一人走进了苏霍姆林斯基在书中所说的主楼,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他的书房、他的卧室。书房不大,四周墙壁除了一扇门外,其他全部被书籍所覆盖,从地面一直堆放到天花板,小小的书房中却放着一张长长的梯子。静静地坐在他生前常坐的沙发上,看着他简陋的办公桌,浮想着他每天早晨起床写作的情景。面对大师的居室,我已经没有了第一次来的时候那份好奇与兴奋,而更多的是一种对心灵的拷问。在如此偏僻的小山村,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先生是凭着一种什么样的信仰来支撑他的呢?我们该向他学什么呢?

“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我久久地凝视着外面墙上的这句话!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