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青峰的博客

ENJOY SCHOOL ENJOY LIFE

 
 
 

日志

 
 

《同行的岁月)——2000年,改造校园(上)  

2011-11-10 07:56:41|  分类: 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年,改造校园(上) 

 

2000年,我们跨入了新世纪。华士实验学校的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从深圳回来后,我一头扎进了学校的教育教学管理之中。当时,因为在企业呆过一段时间,还在深圳实验学校学习过一段时间,所以对教育开始有了一些不同以往的思考。跳出教育看教育,让我喜欢思考起一些教育本质上的东西,从而在工作中尽量淡化一些形式。一次,我记下了这样的随感:

由插秧、种麦想起……

大凡干过农活的人都知道,原来我们对插秧、种麦这些农活是很讲究的。下田插秧,不仅比赛谁插得快,还要看谁插的秧棵最直,是否疏密有致、秧苗均匀。更有甚者,在插秧之前,还要拉一根草绳,横穿秧田,以确保自己插的秧不歪歪斜斜。

种麦也是如此,先要用铁锹挖出笔直的水沟,形成一个个平整的麦床,然后再用锄头在麦床上锄出一个个小坑,坑也要大小一致,横平竖直。一切完成后,再施肥、浇水、撒籽,最后用“土粪”把小坑填满。

这些,可都是当农民的最基本功呵。多少人为了此基本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勤勤恳恳辛苦一生啊。

曾经,我也是这方面的好把手。离开家乡好多年了,一种农民的情结,还让我经常询问起家乡的农忙活,想象着亲人们顶着那炎炎烈日,依旧飞快地插着秧,随着手起手落,那击水的声音还是那么让人兴奋。脚不断地向后移,身子前面便是一片绿色,笔直笔直……

“现在早已不在乎这些了。年轻人插秧根本不管它直不直,他们只顾插下去。有些人家,现在已经不插秧了。而是抛秧。”老乡对我说。

 “什么是抛秧?”我有些不解。

 “就是把秧拔起来后,人们站在田埂上,把秧向水田里抛抛。不下田插了。”

 “那秧能活?产量能保证?”

 “秧扔到水里后,过两天秧根自然地和泥土结合起来,慢慢地秧就站起来了。照样生长。而且试下来产量都还不错。”

 “那水田里还能横平竖直?”

 “干吗要直?我们原来太在乎形式了。只要产量保证不就行了。这样还可以节省劳力去做别的事。”

 “这不是偷懒吗?”

 “花大量的精力上去,却对实质并未带来多大的好处,就叫勤快?不仅插秧变了。连种麦的挖沟、平床、锄坑、施肥、撒籽的程序都省掉了。现在直接把麦籽点播在田地里就行了。根本无需麦床。”

 “可这些都是做农活的基础啊?我还是有些愕然。

晚上,想到了很多:本质与形式、勤快与偷懒、基础与发展。

更多的,联想到了教育……

当时说的虽是插秧、种麦,而实际上是隐喻着教育,感觉教育工作中的形式主义太多了,而往往却忽略了本质的东西。

当时,我把促进教师的成长,作为我工作的主要任务。于是,我就从老师们常规工作的调整开始,减少一些形式主义,减轻老师们的负担和无价值的劳动,比如,尽量减少老师们的资料性抄写工作,资料摘抄采取自愿形式,将备课改为分工备课,重复的计划尽量合并等等。但是,我们增加了写反思性案例文章的要求,鼓励老师们写每课一记、每周一得与每月一文,并将它们汇编成册(那时,我们汇编了《灵动》和《回味集》两本集子)。记得当时,老师们每周都将写好的“教育周记”送到我的办公桌上,然后,我就逐一阅读并进行批注,有时我批注的内容比教师写周记的字数还要多,实际上,我也是利用这个机会向老师们学习,与老师们对话。老师们在周记中主要是记录一些他们与学生之间的一些故事,也有的老师写了一些困惑,而我正好针对这些故事与困惑,发表我的看法与建议。所以每周我都要花很长的时间,用于批阅教师的“教育周记”,就像批阅学生的作文一样,而很多老师们也非常愿意与我交流,运用教育周记的载体,与我开展了对话。那段日子,真的是非常充实。遗憾的是,我没能坚持批阅下去,与老师们交流的文字也没能保存下来。

同时,我也改变了一些教师会议与总结的方式。比如,在每周一的教师例会上,我缩减了事务工作布置的时间,而增加了教师上台交流的内容,每位老师轮流上台,以“我与孩子们的故事”、“我让孩子们做……”等为主题,进行教育演讲活动。期末总结的时候,也是以这样的主题展开论述。

我在学校启动了一个叫“与名家对话”的系列活动,读名家的书,说名家的事,听名家的课,走名家的路。除了买一些教育名著让老师们阅读,经常性地开展教育沙龙以外,在吴辰校长的支持之下,我们开始邀请一些教育上的名家,来到我们学校,与老师们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有一次,我在中国青年报的“冰点”栏目上,阅读到了旅美学者黄全愈先生连续发表的三篇文章:“素质教育在美国”,我感觉他写得非常好。于是马上通过电子邮件与他联系,盼望他回中国时,能来我们学校一趟。没想到,黄先生很快就回信了,说他不久就回中国,很乐意来校与我们交流。就这样美国教育博士黄全愈先生走进了我们学校,在给老师们做报告的时候,市教委蒋光中副主任也特地赶来了,因为他对黄先生也特别感兴趣。黄先生的报告,给老师们的教育观念带来了很大的冲击,过后形成了一阵“黄全愈热”。当时不仅我们学校是这样,全国的很多老师,好像都在议论《素质教育在美国》这本书。那晚在宾馆里,黄先生与我聊了很久,看得出他很愿意听我讲关于教育的思考,他向我发出邀请,让我与他合作写一本《数学教育在美国》,我搜集所有中国数学教育方面的素材与信息,他负责美国方面,然后进行比较分析。我一开始是答应了,但是几天以后,我又打电话给他,说我暂时不想写这本书了。当时不想写的主要原因是,觉得这本书一定是要突出中国数学教育方面的问题,而我那时,不想把精力盯在提问题上,觉得如何建设更重要。

我把当时小学语文届的“四大名师”一起请进了我们的校园,他们是贾志敏老师、于永正老师、支玉恒老师和靳家彦老师,这四位是当时全国小学语文界的“大家”,同时走进一所学校,还是很少见的。紧接着,我又请来了全国小学数学界非常有影响的人物邱学华老师、潘小明老师、刘德武老师与阎勤老师,又是四位名师一起走进校园,给孩子们上课。很短的时间里面,学校来了八位著名特级教师,这在当时还是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因为这在江阴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当然,也引起了一点非议,为什么?我适当地运用了一点“经营”的方法,本着“以会养会”的精神,凡是外校老师来听课的,每人要交100元的听课费(因为这样,我感觉自己学校的经济负担要轻一些),从现在来看,这是很正常的事,可是,当时很多人不能理解,怎么还收费?但不管怎么议论,我们学校的老师得益了,每个人都享受了精神的大餐。后来,我们又将赏识教育专家周弘请到了学校,让他给我们的家长与老师们介绍了赏识教育的方法。

在注重促进教师发展的同时,我们也想办法改变孩子们的一些生活。记得当时,我们调整了一些课程的结构。比如,对各个年级的课程都进行了一些调整和综合,开设了说话课、大阅读课、休闲生活指导课等,对思品课、社会课及专题课进行了综合,开发校本课程,并强化了活动课程,注重了学生的自主选择。同时,进行了课时改革,变每周35课时为30课时,每节35分钟,课间时间变为15分钟。那时,还大胆地尝试了考试方面的改革。比如,四年级语文只考阅读和写作,对听说能力进行抽测面试。四、五年级数学计算器进课堂、进考场。

当时,我们想得更多的是,如何给孩子们以动力。于是,想了很多办法。在一篇材料中,我们是这样描述当时的工作:

从某种角度说,没有激励就没有教育。我们积极营造一种激励的氛围,努力去发掘每个人的潜能,唤醒学生奋进的愿望。对待学生是“鼓励、鼓励再鼓励”、“耐心等待、耐心等待还是耐心等待”。“表扬栏”内显身手,“优点卡”上见真情。我们在每个教室前设置了一块“表扬栏”,要求老师不断寻找发现学生身上的闪光点,用一两句话写在“表扬栏”内,并且天天更换。与此同时,我们坚持让每个孩子每个学期至少得到一张奖状,每个学期每个学生至少要得到3张优点卡,题目就是“老师的赞美”。一张张“优点卡”带着老师们的衷心祝福和殷切希望飞向孩子们手中。“你真棒!”“你进步了,老师真为你高兴!”“你的表现真出色!”……这些话语犹如一股股清泉流进孩子们幼小的心田。“群星闪烁”,催人奋进。我们建立了明星激励机制,明星教师、明星家长、明星年级、明星班级,更有明星学生,“劳动明星”,“蓝球明星”,“学习明星”、“科技明星”、“舞蹈明星”等等,哪个方面有了闪光点,哪个方面就可以有个明星称号。从冰冷的打分者变为热情的加油呐喊者。我们注重让评价更富有个性和激励性,让每个人感受到不同层面、不同角度的成功和欢乐。课堂上,我们提倡只要学生积极提问,大胆交流,就该得到表扬和肯定,无论答案正确与否;学校活动,只要参与就要有奖,至少是鼓励奖。我们扩大一等奖的奖励名额,“多放一个唱歌一等奖的名额,就会多一个唱歌的爱好者”,而这恰恰就是我们教育开展活动的目的所在。我们在体育上面进行了成人竞技项目的儿童化改造,设身处地的为孩子们着想,足球规则简化,篮球架降低,让学生去体验那扣篮的感觉,不断地享受那成功的喜悦。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