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青峰的博客

ENJOY SCHOOL ENJOY LIFE

 
 
 

日志

 
 

《同行的岁月》——2002年,省级培训(上)  

2011-11-11 13:24:24|  分类: 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省级培训

       

2002年,我参加了江苏省骨干教师的培训活动,地点在南通师范学院。那段时间,主要不是学了多少东西,而是感觉有了一个静心思考的时间。一群所谓的“省级骨干”在一起,不断地讨论与争论一些问题,思维总能处于活跃状态。记得当时,我在班上属于积极分子,主要是属于思想上的活跃,每位专家教授来上课,我都会带头提问,而且有时会穷追不舍。同学们进行答辩时,我总是不断地插话;外出参观学习需要发言时,我经常作为代表发言。最后,进行研讨课时,也是我为全体学员上了一节研究课。学习分为两个阶段,第二阶段再去时,他们就干脆让我给他们讲课了,我真的就走上讲台,大谈我对教育的认识。那段时间,感觉非常地充实,也结识了王凌、程元春、张亚松、赵双斌等一批好朋友。培训结束后,大家都要交一篇总结,很多人都认真写了几大张纸,而我是最草率的一个,就简简单单地写了几句话,算是交了差:

在清醒与混沌中游荡

埋头于杂务之中,渴望有一段让自己自由思考、浸入书海的时光,如鸟飞山林、鱼沉海底、雁过高山般舒展而又奔放。好心的人吆,谢谢你关照了幸运的我,让我背起行囊,融入了南通师院这些莘莘学子之间……

是王凡老师,让我知道了数学中的“混沌”;是吉海兵老师、王志刚老师把我引入了古今中外数学教育的浩瀚长河;马复老师的现代观念、郑毓信老师的哲学思考、刘云章老师的艺术与直觉,等等这些,无不让我心灵在激荡,思绪在蔓延;是李吉林、李虞兰、张兴华这些特级教师的精神在鼓舞着我,是李小保、陈书记这些老师的真诚和热情在感动着我,是图书馆、镜像期刊中那么多文章和书籍在吸引着我。我开始陶醉,我努力地吸收,我不断地思考……

什么是数学?什么是有价值的数学?数学教育的功能究竟是什么?这些问题,让我清醒,让我混沌,让我痴迷。五十多天来,我的灵魂就是在这清醒与混沌中游荡。感谢你们,我的各位好友!无论是小组讨论,还是全班交流;无论是在餐桌上,还是散步在绿荫丛中,每一次谈话,每一个争论,都给了我以莫大的启迪。每一个大大小小的细节,每一个珍珍贵贵的瞬间,都将成为我永久的回忆……

我思故我在!谢谢主办和承办这次培训班的所有领导和教师员工,让我有了这段充实自我、反思自我的好时光,让我有了更多的思考和憧憬,让我结识了更多的朋友……

当时在南通师院培训时,我提议建立起一个“江苏省小学数学青年教师联谊会”,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于是,回家后,我真的就开始操作起了这件事,向全省很多知名的年轻数学教师发了征求意见表,包括给华应龙、徐斌、钱阳辉等去了函,邀请他们加盟拟筹建的“省小学数学青年教师联谊会”,他们都非常积极地予以支持。我还向省教育学会的周德藩会长以及省教研室的王林老师进行了汇报,请求他们的支持。只可惜,我有时只有三分钟的热度,过了一段时间后,感觉成立这个组织还是比较麻烦的,费时费力还会引起误解,于是,就慢慢地将此事放下了,后来再也没有提起了。

那时,时任苏州市副市长的朱永新老师创办了“教育在线”网站,我上去浏览了一下,没想到它却深深地吸引了我,我每天都要上去学习,感觉在那里能呼吸到教育新鲜的空气。终于有一天,自己也忍不住在上面建了一个帖子。在帖子的第一篇,我写道:

象一个游子,既想自己静静地、默默地前行,去探索、去解开那心中关于教育的千千结,又非常渴望回到家园中,和兄弟姐妹妹们谈天说地,享受家的温暖…… 教育在线,是老师们的家,我已在门口徜徉了很久。心中的问题没解开,我一直未敢推开那扇虚掩的门。里面有人提到我的名字,一种力量把我推到了门口。我终于到家了!“心中的结”是:在今天这个既呼唤人文,又是一个竞争文化成为主流的社会,我们的老师怎样才能为孩子的幸福人生奠基,帮助他们幸福而有为?我们的数学老师,怎样才能让我们的学生感受到数学既好玩又能考出好成绩?我们自己怎样才能和孩子一起享受数学,享受人生?我将每天把自己的偶思随感和亲人们交流,也渴盼大家的共同参与。

没想到,我的帖子建立以后,一下子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没过多长时间,我的帖子就被“置顶”了。后来,徐斌等老师也逐渐地加入,“小学教育论坛”越来越红火,我和徐斌还策划了一个“在线沙龙”活动,那天晚上,我们在“小学教育论坛”里开了五个关于小学数学教育的主题帖,吸引了全国很多老师的关注,“沙龙”结束后,大家都觉得非常好,但时间太短,还觉得没过足瘾。在朱老师的“教育论坛”里,我认识了很多教育界的名家,也结识了很多一线的朋友们,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的日子过得非常地充实,对教育的认识也在逐渐提升。

有一次,朱永新老师在苏州召开了“新教育实验的研讨会”,我非常高兴地去参加和学习。晚上有一个相当于自由论坛的沙龙活动,但那次我没想发言,只想静静地听,所以心情很是放松,晚饭时,还和高子阳、张向阳等名师外出喝了点酒,还带着酒意,我们坐进了会场。很多名师、专家们都一个个发言,大家基本上都围绕着新课程改革的话题进行讨论,讲得都非常地好,我也听得很认真,但同时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突然,朱永新老师微笑地看着我,说:“青峰,你也说说?”我一下懵了,因为我根本没想说,所以也不知道说什么。但没办法,只好站起身来,边立起来的时候,边快速地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维,顺着刚才自己的思考,就“新课程改革”的话题开始说起吧。万事开头难,只要我开口说出来了,就会有话接下去的,“在说话中思考”,这是叶澜教授曾经说过的,我也深有同感,于是,我就信口开河地说了一通。回来后,我根据回忆,将自己的讲话整理了一下,当时大概是这样说的:

说说新课改

我想,推进新课程的改革,需要一种良好的心态,那就是“从我做起、实事求是”。

新课程的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它需要我们去大力地宣传和推动。但光是说不行,必须脚踏实地去做。而且不能老是喊别人去做,自己整天象个演说家一样的,从来不去体验一下做的滋味。我也经常被很多学校邀请去上课讲座,讲了很多自己“灵感闪现”或“反复斟酌”出来的一大堆见解,颇为得意。但当我把这些想法真正地在自己的教学实践中检验的时候,发现事情远比我想的复杂,比我说的困难。新课程改革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了,也出现了大量的成功经验。但是繁华的背后是浮躁啊!今天在苏州开会,会议室外面有很多出版社在卖新课程方面的书,我一口气买了十几本关于数学新课程理论与实践的书,想多学习一点。可是我非常失望。十几本书中,理论方面的重复、相互摘抄与老生常谈,我还能理解。但实践方面的浮光掠影、“穿新鞋走老路”、“小头戴大帽子”等现象我真有点受不了。这就是新课程的成功经验吗?我不断地问自己。以往教育的急功近利已经害苦孩子了,如果我们搞新课程还是这样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我们的改革能成功吗?说的容易,写的容易,现在真的需要我们大家静下心来去做。新课程改革,我们不能急于求成功、求效果,教育改革不能追求立竿见影。我们每个人反思一下,我们宣讲的理论,自己实践过了吗?我们倡导生成互动,自己的讲课是否还是一言堂?我们倡导建构与体验,我们自己在建构、在体验吗?我们出了那么多新课程的书,是在推动新课程,还是在利用新课程?新课程的改革需要“板凳一坐十年冷”的功夫。需要每个人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好自己的工作,从自己能做的事情开始做。作为一个校长、一个老师,需要全身心地思考怎么样把我这个学校、我这个班级弄好,而不是去怨怪别人、等待别人,如果大家都这样想,很多事情就会解决得更快一些。

我想,现在必须要集中精力做好一件事,那就是加快推进考试制度的改革。可以说,如今的考试是制约新课程改革的最主要瓶颈。先不谈高考,就说我们的新课程标准实施以后的考试吧,我们真的是课程改到哪里,考试就改到哪里了吗?华东师大版七年级数学教材第一单元是《走进数学世界》。编这个单元意图是通过通俗易懂的语言、丰富有趣的数学问题,让我们孩子在刚进入初中时,能够轻松愉快地学习数学,感觉数学那么有趣,进而产生继续学习的欲望。可是实践中呢?课程意图整个地变了样,很多教师都把这一单元的教学变成了奥数辅导课。各种各样的难题、怪题出现在课堂上、练习中,一个单元下来,学生感觉数学是那么高深莫测,原来在小学总要考九十多分的孩子,一个个都考六七十分,学生终于感受到了初中数学的分量。怪老师观念有问题吗?怪,但也不能全怪。我们自己去教教看就会有体会。收集一下关于这一单元的复习资料和考试题吧,有多少难题目在上面啊!只要你考一种奥数类型的试题,教师敢不把各种类型的奥数题让学生去训练吗?转变教师的观念,首先要转变评价者的观念;搞新课程改革,首先要搞好考试的改革。我们理论专家可以对校长、教师说,你们大胆搞课程改革,别担心考试,考试和课程不应该是矛盾的,课程改到哪里,考试会跟到哪里的。但是我们实践工作者,谁也不敢轻易相信这句话。考试不改,新课程将举步维艰。考试必须先行,考试应该要充分发挥自己的引导作用。有人可能批评这是“考什么,教什么”的错误理论,可是如果我教这个,你却考那个,这种教学现象会长久吗?我敢断言,应试教育现象还会长期存在着,我们首先必须要解决“应什么试”的问题。所以强烈呼吁,我们的教育行政人员及早地拿出自己的魄力和勇气,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改革高考、改革中考以及其他考试。也强烈呼吁我们的课程专家们,能够深入一所学校(特别是农村学校)、一个班级呆上几天时间,和老师们、孩子们做最直接的心灵交流,那样我们会发现更多的问题,我们也许会更加实事求是些。

当然,作为我们一线的校长与教师,也更应该全身心地投入新课程的实践中去,去丰富新课程和创造新课程。抓住两个核心,一是走进孩子心灵,二是转变学习方式。实现三个转变,即变控制为服务、变抱怨为赏识、变填空为选择。切实为孩子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切。

当时,可能是乘着酒意,所以部分话讲得有些偏激,但这确确实实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讲完后,朱老师等专家还是给了我热烈的掌声。

2002年,学校的课题“中小学生人文精神培养的研究”,被批准为全国教育规划办的立项课题,我们于6月份在学校召开了课题的开题论证会。那天,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的新任所长朱小蔓教授来了,朱永新教授也来了,还有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办的副主任金宝成先生、南京师范大学的班华教授、江苏省教育学院的王铁军教授和江苏省教科所的彭钢所长,他们共同组成了课题论证的专家组。专家们对这个课题还是非常感兴趣的,但同时也给了我们很多宝贵的建议。记得,朱永新教授当时建议我们,“人文”要从“人”与“文”两个方面去考虑,关心人的生存状态与发展空间,关心文化与文明的延续、发展方式,而阅读是最重要的载体。王铁军教授建议我们,要认真思考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清晰操作变量。班华教授建议我们要处理好自主创新与规范管理之间的关系,并要积极发挥社区文化对师生人文精神形成的影响。金宝成主任从课题管理的角度,对研究方案本身提出了具体的修改意见。朱小蔓教授向我们介绍了马克斯.范美南的教育现象学,并希望我们回到教育现场的本身,去开展具体的研究,使这个课题的研究真正扎根在这所学校里。

当时,为了写这篇研究方案,我也是费了很多心血。其实,我没有受过真正的高等教育,在教育理论上以及教育研究方法上,都是先天不足,所以要写出一篇让教师们都能够应用、专家们都能够认可的方案来,真的是有些力不从心,特别是面对这些国内顶尖的教育专家。欣喜的是,当时专家们对这篇研究方案高度赞赏,特别是我打破了人们通常写研究方案的一些固有格式,而从“基础”、“问题”、“探索”的等方面进行阐述,并在“有什么”、“缺什么”和“做什么”三个方面进行了阐述,引起了专家们的兴趣。朱小蔓教授当时还打趣地说:“这篇方案的写作水平比很多博士生的写作水平都高多了”,呵呵,我自然知道这是朱教授对我的鼓励,实际上我的教育研究功底非常薄弱,我心中很是清楚,但是,我还是非常感谢朱教授,因为她给了我信心与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