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青峰的博客

ENJOY SCHOOL ENJOY LIFE

 
 
 

日志

 
 

《同行的岁月》——1997年,教学比赛(上)  

2011-11-01 11:03:14|  分类: 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7年,教学比赛(上) 

1997年11月,我代表江苏省参加了全国第三届小学数学教学比赛,我获得了全国第一名的好成绩,在广西南宁偌大的体育馆里,我被掌声与赞美声包围着。前两年匡金龙老师在海口的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却变成了现实。

比赛结果宣布后,我马上就给吴校长打电话,汇报了这个好消息。她非常高兴,同时她也给我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学校今天正在接受申报江苏省实验小学的验收,验收组对学校的工作非常肯定,学校将正式成为江苏省级实验小学。真的是太好、太巧了,两个好消息正好凑到了一起。那天正是成尚荣所长担任省实小验收组的组长,他听到我获奖的消息后,也非常高兴,马上就告诉了一起参与验收的其他专家。

无论是我个人的发展,还是学校的发展,能走到这一步,大家都非常高兴。而回想起其中的过程,却真是百感交集。

还是在当年的春季,我就被告知,重新准备一节课,将代表无锡市参加江苏省的小学数学课堂教学比赛。我重新准备的课是《圆的周长》,那段时间,我除了正常的工作以外,就一直在琢磨这节课,期间凌国伟老师、姚兴耕老师和匡金龙老师等,都给予了我很多帮助。省里的比赛时间定在4月底,地点在盐城。

可就在这个时候,吴校长生病了。我感觉,这与前阶段争创模范学校有关,那种工作强度是很多人不能体会的。难怪每次开会到最后,吴校长都坚持不住,总要躺下来与我们商量事情。当时,我们谁都没想到吴校长可能是身体出问题了。

吴校长查出的是肾癌晚期。

那天早晨,我到吴敏珏校长办公室,她告诉了我,当时我就懵了,说不出话来。一会儿沈校长也来了,大家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但都控制住自己,心情极其沉重。

吴辰校长自己来学校了,走进办公室,我只是怔怔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泪好像要流下来。她朝我看了看说,你都知道啦?我点了点头。她坐下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跟吴敏珏校长说,通知支委们来开个会吧。我于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当天,老师们接到通知,明天都穿校服来上班,学校被评定为省模范学校了,大家集体合个影,留个纪念。老师们并不知道内情,第二天早晨,都高高兴兴地穿着校服来到了学校,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哪里是什么为模范学校合影留念,而是吴校长在跟大家做生命的最后告别啊。

那天早晨,吴校长穿了一件灰色的大风衣来到了学校,这件风衣,我很少看见她穿过。她在学校门口,不断地跟老师们打着招呼,然后就开始组织大家拍照。拍照的时候,吴校长脱去了风衣,她里面也是穿着校服的。

现在再看那张照片,我发现自己是一脸的沉重与严肃,而吴校长是笑了,不过一看就知道,那是强挤出来的微笑。

晚上,我去了吴校长的家。只有吴校长一个人在厅里,家人和亲戚们都在其他的屋子里,商量着明天去上海做手术的事。我坐在她家厅里的椅子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坐着。吴校长在慢慢地收拾着什么东西,一会儿,还是她安慰起我来了。

“别难过了,谁也没想到的”,她轻声地说到,“没办法的事,轮到我头上了,只好面对它。我明天去上海医院看了再说吧。”

“医院联系好了吗?”我问道。

“联系好了,先去作检查,再看哪天做手术。我不在学校,学校的事情,你们要支持好沈校长和吴敏珏校长,能多做点就多做点”。吴校长说到。

我点点头。

“你明天去盐城上课比赛了吧?”吴校长反而关心起我的事来。

我又点了点头。

“上课比赛,只要自己认真努力了就行,能不能获奖都没关系,你能去省里上课,就已经是很优秀的了,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这个时候,吴校长还在缓解着我的压力。

我只是点头。

后来,我离开了吴校长的家,临出门时,吴校长又重复了那句话:“记住,能不能获奖都没关系”。

“知道了”,我哽咽着。我感觉自己实在控制不住了,快要哭出来了,赶紧加快脚步走开了。

第二天早晨,几辆车几乎是同时出发,一辆车送我去盐城,参加上课比赛;另外几辆车,送吴校长到上海做手术。

在盐城的全省上课比赛,我是非常地顺利。一节课上下来,获得了评委们的一致认可。省教研室的王林老师,又特地请参与听课的所有特级教师再投一次票,我还是获得了最高分。我的这节课,被评为江苏省本届赛课的第一名。

比赛一结束,我就回到了华士。第二天,我便乘车去了上海,在长海医院,我将这一结果告诉了在病床上的吴校长,她非常高兴。我其实知道,她是非常希望我能在比赛中获得大奖的,那晚那样说,其实是为了缓解我的压力,让我轻装上阵呢。

没想到的是,吴校长人在病床上,脑中想的,口中讲的却总是工作,她还时不时逗几下,让大家笑了起来。我刚到医院不一会,吴校长就接到了省教委的一个任务,这次评定为省模范学校的,要马上写一篇学校的报道文章,省教委要结集出版,向全省宣传。要求高,而时间紧,怎么办?吴校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并就在病床上和我讨论起写作提纲来。我感觉不妥,这个时候吴校长应该休息,我回去自己写吧。吴校长笑着说,没关系,反正在身体检查,暂时还没什么事,就先聊一个思路出来吧。就这样,我们就在她的病房里讨论起了学校的报道文稿。当晚,我就没回去了,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将文章写了出来,第二天再给吴校长看,她觉得比较满意,我就在上海将文章寄了出去。

在医院的病房里,吴校长与我们说得最多的,就是两件事。一件是校办厂新项目的上马问题,另一件是九年一贯制学校的申办问题。

1997年,正是校办厂大发展的时候。吴校长计划再征地50亩,投资500万元,新上一个聚氨酯的项目。当时,很多工作都已经启动,都已经有所眉目,正处于征地、拿项目的关键时候,吴校长她自己却躺到了病床上,而且面临着生命危险,她放心不下啊。

而更让她放心不下的是,九年一贯制学校的申办。说起九年一贯制,还得说起我们的实验班,1996年6月,“自主教育”课题结题以后,我们实验班的孩子们也要小学毕业了,这个班级被确定为实验班已经有两年,两年下来,孩子们各方面的素质现在都发展得很好,可是,他们可持续发展的能力究竟是怎样的呢?我们特别希望我们的教改实验能够在他们身上继续下去,这个班级不拆分开来,到初中后还能保持原班级不动,一些教学实验以及班级管理机制能够得以保持。可是,这种想法是很不现实的,比较天真。但,尽管它不能变成现实,但却它让我们在脑海中产生了一些想法:“如果有一天,我们自己能办初中,那该多好啊。我们就可以将这个想法变为现实了。”我们的头脑中只是闪过这样的念头而已,但没想到吴校长却真的把它当成了一回事。正好,那阶段吴校长参加了研究生课程班的学习,在南京,吴校长认识了华东师范大学的袁振国教授(袁振国教授现任教育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袁教授了解到吴校长心中的愿望后,积极鼓励吴校长争取申办一个九年一贯制学校,说上海现在很多学校都在举办九年一贯制,而且都搞得相当成功,它符合学校管理体制改革的一个方向。

自己朦胧的想法,经教育专家的一个指点后,竟一下子成为了吴校长特别想实现的愿望。可是条件具备吗?有的时候,很多事情的确有命运安排的因素,上天给你关上一扇窗的时候,其实是在给你开出了另一扇窗,关键看你是否领悟到了上天的意图。初中学校不肯将班级保持整体不变,这扇窗被关了;可是它那年却正好实施初高中分离,高中搬到新校区,初中留在原校园,这是否为上天开的另一扇窗户?吴校长总是有把握机遇的意识与能力。自己有强烈的想法,又有专家在理论与方向上的支持,而初高中分离又提供了办九年一贯制的物质条件与基础,现在关键的是要取得领导的支持了。吴校长主动争取,分别得到了镇政府、教育局,甚至省教委的支持,华士中心小学将整体接手华士中学的初中部,举办九年一贯制学校。

九年一贯制学校,要取一个新的校名,取什么呢?1997年的3月份,在华士中心小学体育馆的教工之家里,吴校长与我们一起商量着校名的事。当时,大家提到过好几个名字,有的是比较新颖,有的是比较有文化韵味,但最后大家意见一致,还是简单一点好。由于学校要致力于教改实验,所以应该要加上“实验”两个字,吴校长最后拍板,就叫“华士实验学校”吧。吴校长第一次说出了“华士实验学校”,而第一次将“华士实验学校”这三个词语连在一起,写在纸上组成校名的,是我。校名商定以后,学校需要正式向教委提交申请报告,包括撰写“建立华士实验学校的可行性报告及实施方案”,这个任务当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实施方案写好后,记得我当时是送给时任江阴市教科室主任的倪颖伟老师去修改的(倪颖伟老师后来担任了江阴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江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倪颖伟主任当时添加上去的一句话,我至今印象深刻。他添加的是:“学校将站在九年一贯制的高度,去统摄整个初中、小学的教育教学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