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青峰的博客

ENJOY SCHOOL ENJOY LIFE

 
 
 

日志

 
 

《同行的岁月》——2008年,体制改革  

2011-11-24 12:13:53|  分类: 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体制改革

 英桥国际学校成立后,各方面的发展都很顺利。徐菊英副校长主持英桥的全面工作,李亚文、陶伟、徐杰、苏岱昶分别担任普高、职高、初中与小学的部主任,我们同时还请来了高园怡园长来辅导我们的幼儿园。在教育教学业务上,华士的姜滇、赵爱民、鞠斌与王冀敏四位校长,定期到英桥来指导、检查与协调,这样我们实行了统一协调、分块负责的管理方式。而我本人没有固定的上班地点,今天可能会在英桥,明天就可能在华士,经常是开个车子,几个校区来回地跑。但当时,我是住到了英桥。那时,英桥还没有教师的宿舍,我们就将几间教室隔开了,临时充当教师的“简易宿舍”,老师们生活得非常简朴,但大家没有一句怨言。我也住进了这“简易宿舍”,经常是晚上半夜才从华士开车上来,第二天早晨天没亮又离开了,江阴新修建的“芙蓉大道”,更多的是留下我深夜驱车的身影。

我38岁生日那天,记下了这样的文字:

今天,我的三十八岁生日。

五点钟起床,在还是黑暗的清晨,驱车从英桥国际赶往华士国际。天空飘着微雨,深秋的晨风也很有些寒意,我放弃空调的温度,打开车窗,让风雨打在自己的脸上。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我想珍惜这种特别的感觉。

沿着车灯划开的路线,我的车在卡车的间隙中飞快地穿梭。前方是目标,目标又远远地抛在了脑后。又有前方,又是脑后,直至到了终点。想起了生活,想起了生命。昨夜梦见自己大吐血,梦总是相反的,也许让我放下过去,更轻松地向前吧。

到学校后,站在门口一会,迎接高三的师生们。孩子们太辛苦了,老师们太辛苦了,而我这个校长无法改变这一教育悲哀的状况,这就是我的悲哀。走进教室,领导、班主任、老师、学生都已各就各位。这是何等的精神啊。如果这种吃苦的精神能够深入到孩子们的血液,长大后还有什么苦吃不下来呢?

我想,我也是在逼自己保持这样一种吃苦的精神。今天一天,没有给自己丝毫的空闲时间,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地处理,工作就是不断地解决问题。我期望我的三十八岁开始的这一天,充实而有意义。

当然,今天的心情又是特别的脆弱而敏感。渴望什么?畅想什么?而又正似乎在失落什么?想说很多,只是开了头,便要去开会了。今天晚上是课改部的会议,我很想听听老师们的意见。还是暂停自己的心绪吧。

英桥的普高当时只有两个班,但学生们非常好,个个学习都很认真,经常天还没亮我起床的时候,就发现教室里已经有很多孩子在学习了,弄得我有时去规定,宿舍楼不允许过早地开门,让孩子们多睡一会。那时,我们的普高与南菁中学合作,因此也有南菁中学的两位老师在任教,再加上李亚文老师也是南菁中学的老教师,所以整个学习氛围不免有一些南菁的影子。学生们虽然在学习基础上与南菁的孩子有点差别,但是在学习的精神与态度上,我感觉,绝对不逊色于他们的。在一开学的几个月里,李阳疯狂英语还与我们进行了合作,李阳老师委派了他的两位得力干将李龙和刘爽老师,驻扎在英桥学校,并直接进入班级教学英语课。他们两人将李阳疯狂英语的一些学习方法,带到了课堂上,带到了课外学习中,引起了学生们的很大兴趣,学生们非常喜欢这两位老师。很遗憾的是,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他们两人就又接手了新的任务,离开了英桥。

英桥的职高,当时主要是开设了出国留学与服务外包两个方向的专业班。英桥国际学校在成立的时候,就与中国教育国际交流中心签订了协议,学校成为了“教育部马可波罗计划项目执行学校”,我们招收了一批学生,他们学习意大利语,学习一年后,都去了意大利进行本科的学习。开设服务外包班,是一个尝试与创新。那次,我与吴辰校长一起去临港新城港口办事处,向办事处的童金良书记汇报工作,童书记饶有兴趣地向我们介绍起“服务外包”,并动员我们开设这方面的专业。说实话,我是第一次听说“服务外包”这个词的,至于开设这个专业,学什么,以后做什么,我头脑中其实是一笔糊涂账。但在童书记的介绍下,回家后再上网学习了一下“服务外包”,隐约感觉这将是未来产业的一个方向,于是,和吴校长一商量,就这样服务外包专业就开出来了,但以后的教学一直是摸索着前进的。

英桥国际学校成立后的不长时间里,我们连续召开了两场学术方面的研讨会。一场是中学语文方面的教学研讨,在徐杰老师的联系下,全国著名语文特级教师余映潮先生在我校呆了三天,进入课堂听课,并连续给老师们上了三节课,还到华士与老师们进行座谈,效果非常好。还有一场研讨会,是关于班主任方面的,我们主办了“李镇西班主任思想研讨会”,李镇西等全国很多班主任都来到了英桥,开展了班主任工作方面的研讨。薛海荣、杨印健老师正式拜李镇西老师为师。我们还经常利用晚上时间,举行教育教学的沙龙活动。记得有一个晚上,我们的沙龙主题是“人面‘陶’花今何在?”,大家一起探讨陶行知的教育思想,面对今天的教育实际,该是何种状态。没想到,在沙龙的过程中,老师们的思想激烈交锋,有几个老师争辩得面红耳赤。沙龙结束了,可是余波还没消,半夜,徐杰老师给我打电话,还在强调他的观点,并有些怨怪我这个校长没有明确的态度;第二天早晨,有人跟我说,曾宝俊老师昨晚一晚都没睡着觉,还在为沙龙的不同观点而激动着。哈,这就是我们这些可爱的老师们,他们就是很纯粹地想教育的人。当然,作为校长,我历来认为在教育观点上,大家可以争辩,没有绝对的真理而言,只是看你站在什么角度来想问题的,我无法明确地支持谁。哈哈,有点和事佬的味道。

华士实验教育集团变得更大了,除了华士实验学校、华士国际学校与英桥国际学校外,还拥有英桥培训学校与上海浦东英桥幼儿园,办学涵盖了幼儿园、小学、初中、普高、职高、出国留学和成人教育,共有八个校区,分别地处在农村、乡镇、城市与大都市里,共有学生近一万名,教职工近一千名。如何让集团在做大的同时,也能做强,是我们当时思考的主要问题。我们更加注重了“人文校园”的建设,创办了“家园”报纸,通过“家园报”,将学校的方方面面工作向社会作汇报与交流。在江阴市委大力倡导建设“幸福江阴”的同时,我们也思考如何将幸福江阴的建设与我们人文校园的建设结合起来。

记得那是在华士镇党员干部的冬训大会上,市委朱民阳书记在大会上详细介绍了“幸福江阴建设的五个好”,当时我坐在下面听着,很是感动,觉得如果我们江阴真的能达到这种状况,那该多好啊。可是,怎样才能达到呢?靠我们各行各业的努力,靠我们每个人的努力。我的思绪开始慢慢地发散了开来,作为学校如何才能践行这“幸福江阴的五个好”呢?我在会议材料的背面开始乱画了起来,“人人都有好身体,天天都有好心情,处处都有好环境,人人都有好发展,家家都有好希望”,慢慢地在我的头脑中呈现了出来,这不就是我们建设幸福校园的五个标准吗?我兴奋了起来。回去后,我把这几句话告诉了吴辰校长,她也觉得非常好。后来,我们组织部分教师讨论,大家也都非常认可,于是,我们就将它制作成很大的喷绘,放在学校的醒目位置,并在教师会议上进行宣传,我们希望大家一起为着这个“幸福校园”的理想而努力。有一次,江阴市委、政府召开全市教育工作会议,大会专门安排全体代表到我校参观,朱书记、王市长亲自带队,在校园里,朱书记看见了我们的“幸福校园五个好”,非常高兴,大为称赞。

《江阴日报》连续刊登了三篇《走进江阴市华士实验学校》的系列文章,标题分别为:“华士实验学校素质教育启示录之一:自主开放,练就灵动的创新思维”;“华士实验学校素质教育启示录之二:科技引领,涌现智慧的小爱迪生”;“华士实验学校素质教育启示录之三:国际视野,培养优秀的世界公民”。江苏教育报刊社的副总编辑丁昌桂先生亲自来到了我们学校,进行深入的采访,并在《江苏教育》上刊登了他写的关于我校的长篇报道。

变化是永远的。只是,有的时候变化来的太快了,让人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2007年,江苏省教育厅要清理“公办民营”学校,我们将国际部改成了华士国际学校,通过了验收。2008年,无锡市委下发文件,要所有的与公办学校有关系的民办学校,要么回归到公办,要么改成真正的民办,而且在几个月内整顿结束。我们面临着这抉择。

其实,我们也不需要怎么思考,就可以决定。因为,无论是华士国际学校,还是英桥国际学校,都没有任何个人的成分在里面,所有的资本、资产都是集体的,只不过我们运用的校办企业转制资金,属于非财政性资金,政府给了一个“民营”的机制。通过这几年的运营,学校建造国际部及改建英桥所欠的贷款,也已经还得差不多了。当初政府鼓励我们办,我们就办起来了;现在政府说停止,我们也就马上停下来。两所学校都转为公办以后,等于我们这些年,没有动用财政的钱,而为政府贡献出了两所学校。只是有些遗憾,很多东西才刚刚起步,就半途而废了。

我们向无锡教育局报的整改方案,就是华士国际学校、英桥国际学校全部转为公办。有些人不理解,你们为什么不想办法保留民办机制?在江阴的一次协调会上,江阴发改委的领导就直接说,现在只听说“公改民”的,还没听说过“民改公”,你们能否重新考虑一下,继续运行民营体制?江阴市委的领导也说,如果在保留民办体制过程中,有什么困难,市里将大力支持予以解决。可是,我们最大的困难就是,如果成为真正的民办学校了,这些老师的干部身份能继续保留吗?以后还能与其他公办学校进行流动吗?如果这个关键的问题不能解决,我们只能坚决地回到公办了,因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老师的根本利益受到损害。

只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变化往往就会产生多米洛骨牌效应。华士国际学校、英桥国际学校要真的回归公办,将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高中还能继续办下去吗?江阴市要对高中进行规模办学,所有规模较小的普高、职高都将不再给予招生计划。我们的高中是在民办机制的情况下被批准的,现在回到公办,还有存在的理由吗?

华士国际学校已经成为了一个优质资源,在民办机制下,它没有施教服务的范围,可是回到公办后,哪些学生可以上这些学校?以何依据来确定施教范围?如果很多孩子都可以免费来上学了,那些已经交过费的学生怎么办?

在民办机制下,学校课改部里有几百位学生,还招聘了一批没有编制的老师,这些老师与学生将何去何从?

在民办机制下,学校聘请了十多位外籍老师,在公办机制下,这些还会有经费来源吗?如果没有,很多国际教育的事,都只能是半途而废了。

两所学校回归到公办后,必然会进入两个不同的财政管理区域,如何管理?若是两所学校独立开来,那刚刚成立的华士实验教育集团,不就解散了吗?

剪不断,理还乱。两所学校回归到公办,已经定下来了,我们不再犹豫,而关键是回到公办以后,上述问题如何解决?那几天,我和吴辰校长的所有精力都是在抉择中。几天后,我们向华士镇党委、政府提交了一份方案:

学校体制改革与布局调整建议方案

华士实验学校

根据无锡市委、市政府和江阴市委、市政府关于深化全市中小学办学体制改革的相关精神,结合我校的实际情况,现就我校的体制改革与布局调整提出如下建议方案,敬请镇党委、政府领导参考与审定。

一、体制改革

1.华士国际学校转为公办学校,并入华士实验学校管理。

2.华士国际学校的总资产归属华士镇政府。

3.华士国际学校的普高、职高从2008年秋季开始停止招生。现有在校高中生在学校过渡到毕业。

二、布局调整

1.原则:

⑴以学生利益为重,特别是以本地学生利益为重。

⑵保持好实验学校的品牌,特别是国际部的品牌。

⑶有利于学校可持续发展,为华士镇的教育创出更多亮点。

2.校区功能分布:

初中部,成为实验学校施教区初中学生就读校区;

国际部,成为华士镇社区、华士村、华中村、华益村、勤丰村与龙河村居民小学生就读校区;

小学部,成为居住在华士镇社区、华士村、华中村、华益村、勤丰村与龙河村的新市民子女小学生就读校区;

曙光部施教区保持不变,即成为华西六村——十一村、龙砂村、署新村居民和租住在该区域内新市民子女小学生就读校区;

幼儿园学生按就近入学原则,分别在中心园、国际园和曙光园就读。

按此功能分布后,到2010年9月,各校区的学生数分别大约为:初中部1800人,国际部2800人,小学部1300人,曙光部2000人,中心园600人。

3.过渡方案:

根据学校实际情况,我们提出三种过渡方案,由领导审定。

第一种方案:小学一年级与初中一年级学生按施教区入学。其他年级学生,在原来的校区就读,保持不变。两年后,在初中调整到位的同时,将小学部所有本地居民的学生全部并入国际部就读,也调整到位。

优点:逐步过渡,相对稳定。特别是原先在国际部就读的学生与家长,能够维持心理平衡。

缺点:在初中部与小学部就读的本地学生与家长,会要求到国际部就读。

第二种方案:所有初中学生到初中部就读,国际部施教区内的所有小学生入国际部就读。小学部内就读的新市民子女留在小学部就读。

优点:保持国际部品牌。减少矛盾,本地居民认可度高。

缺点:初中部改造时间紧。原国际部就读的初中学生与家长有想法。

第三种方案:所有初中学生到初中部就读,小学部全体学生并入国际部就读。

优点:一步到位。

缺点:曙光施教区学生也要到国际部就读,特别是本地居民。国际部品牌下降,本地居民会很有意见。持续增长的新市民子女入学人数,国际部与曙光部都会容纳不了。

我们建议采用第二种方案。

三、相关要求

1.国际学校转为公办后,学校在办公经费、人员经费等方面都会出现非常紧张的状态,仰望党委、政府能够多关心支持。

2.初中学生都到初中部就读后,初中部进行校园改造和设备添置。同时,国际部要将三幢教学楼改造成幼儿园。这些都需要一定的资金投入,仰望政府予以关心和支持。

3.由于高中停招,学校将尽可能地对富余教师进行分流与妥善安置。但需要一个过程,尤其是今年需要稳定。所以会存在少量教师超编现象。

这份方案,是我度过了几个不眠之夜制定出来的,尤其是在高中招生及各校区功能分布一块,是几易其稿。当时有很多选项,每一个选择都权衡了利弊,最终确定了以上方案。

华士这边的事,基本上就按照这份方案确定了下来,但当时没有马上公布。学校马上启动了初中部校园的修建工程,以及国际部里面的三幢楼改造成幼儿园的工程(当时,幼儿园的学生数猛增,已有资源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必须要扩展幼儿园的空间。当时,有一个选项,就是将小学部整体改造成幼儿园,初中部改造成小学,而所有初中生到国际部来,但后来感觉这样弊端还是很多的,因而我们自己否决了)。同时,高中不办的风声逐渐传出去,我们要努力做好高中老师的思想稳定工作。

英桥那边的事,也是在选择之中。学校回归到公办后,到底是归属到哪里?是作为市教育局的直属学校?还是归属到临港新城?很多人劝我们,还是争取到临港新城,因为直属学校的资金有限,而临港新城作为新的开发区,一定会在经济上予以大力支持的,学校会更有活力。我们听了大家的意见,最后决定将学校“嫁”到临港新城。

当时决定将英桥国际学校归属临港新城的时候,上面一直说,是要保持华士实验教育集团的管理不变的,英桥国际学校还是由我兼任校长。这样,只是学校的隶属关系发生了变化,而管理格局及人事安排并没有多大变化,于是我们精心地安排各项工作。无论是华士这边,还是英桥那边,我们都努力地安抚好教师,防止在这变化的过程中,教师出现思想波动。教师都关心起英桥的管理问题,凡是问到我的,我都说管理格局保持不变,还是由华士实验教育集团管理,只是行政归属地为临港新城。当时之所以那样回答,是因为我所接收到上面的信息,都是表达着这样的意思。同时,我也必须这样回答,因为,我了解在英桥工作的老师们,他们都是我们当时从华士动员过去的,如果说学校不归华士实验教育集团了,绝大部分老师都会撤离英桥,回到华士的,那英桥国际学校将会非常不稳定。

我是那样跟老师们说的,其实,我也就是那样想的,自己也信以为真。因为,放眼全国,采取这种管理模式的学校有很多。从2008年4月份开始要进行体制调整,我就开始协调着两边各种变化的事情,到8月的中旬,基本上协调结束了,老师们也都安下心来,准备开学了。可没想到的是,事情并非我的想象。教育局通知我本人作出选择,英桥国际学校不再归属华士实验教育集团管理,我可以继续担任华士实验学校的校长,那么英桥国际学校将重新安排别人来做;或者我选择担任英桥国际学校的校长,那么就意味着要离开华士实验学校。

这超出了我的预料。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当初何苦去费那么多人力、物力去办英桥国际学校呢?或者说已经办了,那么在转制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将英桥国际学校保留民办,不办学历教育,将它做成一个培训机构不就行了吗?因为,我们当时已经和临港临城签订了长期的租房协议。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暑假我也不会再动员那么多老师到英桥来工作,他们现在都很艰苦地在英桥附近租房子住。但,一切都晚了。那两天,我进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最后,我选择了英桥国际学校。而我的选择也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华士那么大,条件那么好,而英桥无论是从规模、条件、基础都与华士相差很大,他怎么会选英桥呢?那天,教育局佘书记找我谈话,问我愿意到那边做校长。我说,我就去英桥吧。他看了我好一会,说:“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别着急做决定,好吗?晚上再想想,想好了,明天再来答复我也不迟”。第二天,我去了佘书记那里,还是说去英桥吧,佘书记很关切地问道:“你真的就这样决定了?”我说,就这样定下来吧。

其实,我是根本不愿意离开华士实验学校啊,这里有我太多的情感与心血,我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呢?可是,面对英桥,我的内心又是非常地复杂。之所以选择英桥,实际上原因很简单,因为英桥太弱小,我不忍将它送给别人。而华士这边已经非常成熟了,而且肯定会由华士实验学校里面的人接任,我比较放心。

就这样,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学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定下来去英桥后,教育局又决定将华士实验学校再分开,单独建制华士实验中学和华士实验小学两所独立的学校,这样华士实验教育集团就被一拆为三,华士实验小学、华士实验中学与英桥国际学校,分别由王冀敏、赵爱民与我三人担任校长。

2008年9月1日那天上午,我依旧象往常一样,到国际部和初中部的两个校园里转了一遍,很多老师并不知道其中的变化,而我的心中其实是在默默地跟老师告别。中午时分,我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关闭门窗,我想让自己静一静,结果,我流泪了,从华士中心小学到华士实验学校,从一名普通的教师到学校的校长,我在这块土地上已经生活了十六个年头了,我舍不得这块土地,舍不得这里的老师和孩子们。但是,我无法与别人叙说自己内心中的痛楚,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

下午,华士实验学校召开了最后一次全体行政会议。在圆桌会议室里,佘书记宣布了撤销华士实验学校建制、重新建立华士实验中学、华士实验小学的决定,并宣布了人事的任免。我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很理性地进行了离任讲话:

尊敬的佘书记、朱镇长,各位老师:

我想,从一个角度说,不变是相对的,变化是永恒的。我们每天都会生活在变化之中。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变化是相对的,在变化中永远存在着不变的东西。变化的是形式,而不变的,就是那种已经刻在灵魂深处的情感与精神。我想,学校无论在形式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华士实验学校这些年来形成的文化、精神与彼此之间的情感,一定会把我们大家都联系在一起,亲如一家人,血脉相连。只要我们永远相信生活,相信自我,我们的生活就一定会越来越幸福。

我相信,在教育局、镇党委、政府的关心下,在吴辰校长的全力支持中,通过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华士实验中学、华士实验小学这两所新的学校,一定会在赵爱民校长、王冀敏校长等领导的带领下,蓬勃发展,永葆活力,成为全省的名校。祝愿大家,相信大家。

同时,我要衷心地感谢大家。我本人从安徽到华士,一晃就是十六个年头了。我相信,这16年,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一段岁月。这16年来,我收获最大的,就是在座各位,还有很多领导和老师们给予我的亲情与友情,给予我的帮助、信任、支持与关爱。所有大大小小的细节,珍珍贵贵的瞬间,我都会铭刻在心,永生难忘。今后,我不论走向何方,走到哪里,这里的人,这里的一切,都会是我永远的魂牵梦绕。谢谢你们!

就这样,“华士实验学校”永远地成为了历史,我也离开了这块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那天晚上,我一直静静地坐在办公室,一直坐到了凌晨时分,然后再沿着学校里面的环路,摸着那飘逸的垂柳枝条,在校园里走了很久、很久……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