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青峰的博客

ENJOY SCHOOL ENJOY LIFE

 
 
 

日志

 
 

《同行的岁月)——1998年,人大代表(下)  

2011-11-03 16:03:45|  分类: 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8年,人大代表(下)

1998年,学校的教育改革主要是集中在三个方面,第一个是九年一贯制的改革与探索;第二个是休闲教育的深入;第三个是天华艺校特色实验班的研究。

学校接手初中、成立九年一贯制的华士实验学校后,在袁振国教授的帮助下,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来到我们学校授牌,将我校确定为他们的实验学校。有了这个平台,我们就不断地得到了华东师大的很多专家、教授来校指导,袁振国教授在我们每年的新学期教师大会上,都来给我们教师作报告,一连好几个学期都来了。在学期工作的过程中,他还不断地邀请与安排其他专家走进我们的课堂,与我们一起进行教学的研究。在我的记忆中,金一鸣教授、崔允漷教授、李晓文教授、吴刚平教授、胡惠闵教授等一批专家都相继走进了我们的学校。李晓文教授当时还指导我们,开展了“自主、合作、创造的教育实验研究”的课题研究工作。同时,在袁振国教授的引荐下,我们还分别到了上海几所九年一贯制搞得比较成功的学校,进行了实地考察。

学校成立了团委。在团委成立的大会上,一批“青年突击队”的志愿者们面对火红的团旗,庄严宣誓:“哪里有烦、难、苦、重、累,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赵爱民老师担任“青年突击队”的队长。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中,初中部的各项常规工作慢慢地步入了正规,很多工作也都开始有了起色。

当时,我们在策划九年一贯制的时候,是学习了上海的经验,整个年级设置是从一年级到九年级,但是一至五年级是放在小学,六到九年级是放到初中,相当于是改六三分段为五四分段,这样我们的小学与初中就都要打破常规进行课程设置,小学需要加快进度,六年的内容分为五年学完;而初中需要放慢速度,三年的内容分四年学完,所以我们那时的很多精力都是放在这方面的研究之上。在一次工作汇报中,我是这样说的:

我们华士实验学校刚开始进行九年一贯制的实验时,主要是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是衔接的问题。小学与初中究竟如何衔接起来,我们安排了一部分的小学老师去初中任教,同时,也安排了一部分初中老师去小学任教,只有大家相互地体验,才能相互地了解与理解,也才能更好地融合到一起,形成一个集体。第二是推进的问题。我们在小学已经进行了自主教育、休闲教育等一系列成功的探索,这些成功的经验如何才能根据初中的实际,而在初中也能生根开花,这是我们必须推进的工作。第三是整合的问题。如何真正地站在九年一贯制的高度去思考整个义务教育的工作,比如学生学习能力的培养、道德品质的培养等等这些,怎么样才能从一年级到九年级,系统思考,有序推进。这些就是我们正在思考与探索的工作。

而实际上,当时小学部有“课外天地”大楼,而初中部也成立了“学生俱乐部”。小学与初中老师经常在一起进行沙龙与探讨,我当时是主管小学工作,但同时也分管整个学校的教育改革与科研工作,所以组织全体教师进行学习、研讨与沙龙也是我的一项重要工作。华士实验学校的品牌校本培训活动“相约星期五的教师沙龙”也就是诞生于那个阶段,后来慢慢形成了成熟的机制与一定的影响。有一次,我们全体教师走进了洋思中学学习,当时我记下了几行文字:

走进洋思

眼前的洋思,与我们脑中勾勒的情形大不一样。低矮的平房演绎成几幢漂亮的教学楼,坑洼不平的土地什么时候也披上了绿草坪,小池、拱桥、睡莲、雕塑,分明让人感受这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农村初中。洋思校园,成了天星镇田园风光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站在平房和大楼之间,浮想洋思的生存和发展,不由对洋思人产生了敬佩之情。一所农村联办初中,正常的发展结果一般是解散,而洋思人却通过自己的力量,让它的规模日益扩大,声誉不断提高,把一个鲜活的教育产业形态呈现在你的面前。他们靠的是什么?是一种改革的精神和勇气。

从实施教学责任制,到抓课堂教学目标的评估,再是教学结构的“先学后教,强化训练”,洋思的教学正在触及着学习的本质。他们没有参与“教和学关系”的繁琐争论,而是用活生生的事实向人们说明:以学为本,管用!无论是提高“应试”能力还是发展基本素质。“没有教不好的学生”,洋思这一句简单的口号实质上折射出成功的真谛,只有相信学生的潜能,赏识学生的潜能,教师才会敢于放手让学生自学。而只有学生主动的学习,教学才会有真正的成功。

走进洋思,让人隐隐感觉有股力量在催人奋进:不管什么基础,不论什么条件,只要你努力地去追求,不断地去创造,就定会有收获。

在初中部狠抓教学常规与教学质量的同时,小学部所承担的全国少先队研究课题“少先队员休闲生活的组织与指导”进入了结题阶段。1998年的6月26日与27日,一批少先队专家走进了我们学校,段镇、沈功玲、倪新明、华耀国、唐云增、顾岫荫等,他们都是全国少先队非常具有影响的权威人物。在结题活动中,有两个场景我印象比较深。

一个是当时的“休闲生活交流会”现场,段镇教授与孩子们在教室里通起了电话,那是我们的学生自己发明了简易电话机,利用这个现场向专家们汇报,段镇教授与学生们之间很幽默的对话,引起了全场阵阵笑声。时任洛社中心小学校长的杭新宇先生也来了,他问起了孩子们一个问题:“你们知道,咱们中国今天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你们知道是谁吗?”没想到,孩子们都齐声回答道:“克林顿”。他非常高兴,也大加赞赏,因为6月25日那天,克林顿首次访华,一个乡镇中心小学的孩子们都能关注到这件事,说明孩子们的眼界还是比较宽的,关心着每天发生的事。

另一个是在结题的答辩会上。当时好几位专家作为评委,就少先队休闲生活的组织与指导方面,轮流向我们提问。因为我是负责科研工作的,而且课题的结题报告是我写的,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主答辩手之一。记得我当时还是比较激动的,说话语速很快,而且反应还是很敏捷的,评委们的问话,我基本上都能回答地让他们满意。那是我第一次体验答辩,后来也先后经历过几次答辩,我发现自己只要一坐进答辩的现场,思维就处于兴奋与活跃的状态,头脑中就会冒出很多平时根本就出不来的东西,我感觉我有时还是喜欢挑战的。只是,我最大的缺点是,很多时候语言的速度跟不上思维的速度,这句话还没讲完,就跳到了下一句话去了,往往会让别人听不明白。

1998年,我来华士的第五年,我走上了学校的管理岗位,同时我也逐渐被华士镇的居民们所知晓。但是,当时还是很多人只知道我的名字,而不认识我的人,直到今天都是。由于我不会说华士的地方话,所以无论是乘车,还是买菜,总有人把我当作刚来华士的外地人,有好心的,也有恶意的。有一次从江阴乘公交车回家,快到我家门口的时候(我家就住在公路边),那位售票的阿姨很是热心,老远就反复地提醒我,华士快到了,沿着这条街走下去,就是镇中心,不要走错了,我也不断地感谢她的提醒,其实下车就是我的家,而她把我当作刚来华士的人了。也有不好的,比如到菜场上买菜,我一说能便宜点吗?就经常会听见这样的回答:“已经很便宜了,我们不欺负你们外地人,你看刚刚买菜的是本地人,也卖这个价格”。有一次一位工作人员来到我家收水费,我一看单子,随口说了一句,水费好像涨价了吗?那位阿姨马上回答:“没涨价啊,你们外地人和本地人收的都是一样的价,不欺负你们的。”呵呵,与卖菜的回答是一样的,只是都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不过还是怪我不会说华士的地方话。而我爱人马春三,就从来没享受过我的这种待遇,因为她的语言功能与我强多了,说华士话出来几乎与本地人差不多。后来,我学聪明了,外出活动或办事,总归会带上名片,因为名片上的“华士实验学校夏青峰”比我本人管用。呵呵。

学校推选我去参选江阴市的人大代表。当时,我对这个还不是很清楚,正好杜锋老师和我在一起,就聊起人大代表的事。他说,市人大代表一般都是当地比较有名望的人当选,这次和你一起参选的张勤农院长(时任华士医院院长),就在华士镇非常有名。这次推荐你参选,说明你也慢慢在华士镇有名气了。确实是这样,等我真正当选为市人大代表,参与他们的活动时,才知道市人大代表们的不简单。当时在华士代表团的市人大代表,就有季三宝镇长(后任镇党委书记、市民政局局长)、吴协东书记(华西村吴仁宝老书记的大儿子)、孟永华总经理(蝙蝠集团老总)、金乃刚总经理(动力机厂老总)、张勤农院长(后任市卫生局副局长)等等,市公安局的吴崇翟局长(后任市委副书记)也在我们代表组。这些人对于我来说,真的只是听说过名字,而未见过人,现在能在一个小组中听他们说社会上方方面面的事情,对我的启发非常很大,我感觉自己的思维在逐渐拓展,而且有些思维方式都发生了变化。后来,我还被评选为市人大代表活动积极分子。人大代表以后,我又被推选为市党代表。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