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青峰的博客

ENJOY SCHOOL ENJOY LIFE

 
 
 

日志

 
 

《同行的岁月)——1999年,营销经理(下)  

2011-11-03 16:09:16|  分类: 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9年,营销经理(下)

 钱老师说的是对的,我不安于现状,我的心始终向往着远方,但却不知方向在何处,我总在寻觅。营销工作做久了,以往那份新鲜、兴奋劲却逐渐在消失,我感觉相比较推销工作而言,我的性格还是比较喜欢教师工作的纯净,我在比较中体验到,营销不应该是我人生的方向,我不能在这块领域里做得太久,否则会迷失了自己。我开始想退出了,我开始体会到教师职业的美好。可是,我如何才能跟吴校长开口呢?我处于犹豫状态。

就在这个时候,深圳实验学校突然向我抛出了橄榄枝,邀请我加盟他们的学校。深圳实验学校是深圳市教育局直属单位,是深圳市最好的学校之一,能在这所学校工作,平台自然会很高。而且这所学校我去参观过,设施设备都非常好,校园很漂亮,如果我去工作,我的儿子夏越正好读一年级,就可以直接在如此好的学校上学了。当时,我的心有些动了。但是,转念一想,是华士实验学校培养了我,吴辰校长如此重视与关心我,这些年,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不断地促进我的发展,我怎么能有要走的念头呢?

那阶段,思想反复地在斗争。一方面,很不想再在企业里做了,体验了过后,感觉它不适合我,可是又不好意思跟吴校长开口,说不干营销经理了;另一方面,深圳那边不断地在做我工作,深圳特区那时正是热的时候,很多人都想去那片热土,如果去了,就又能回到教育的岗位,做自己的教师工作,还能生活在大城市;可再一个方面,我这样离开华士实验学校,良心上能过得去吗?但是,华士实验学校真的离不开我吗?我现在可是已经离开教育岗位,在做着企业的工作啊!我离开学校后,学校不照样发展得很好吗?学校少我一个人,又能受多大影响呢?就这样不断的纠结着。

那天,到了我答复深圳的最后期限,我坐立不安。可就在那天,学校召开了校长会,商量学校的开学工作等具体事务,大家都去了,可却没通知我去参加,我心中顿感无比的失落。其实,不通知我参加是很正常的,以前一阶段我都没参加校长会了,因为我虽然还是学校的副校长,但是分管工作已经不是学校的事务,而是企业上的事了,现在讨论学校的具体事务,就根本没必要让我去参加了。只是,道理是这样的,但在那天特定的心理状态下,它却很能影响我的决定。我一个冲动,给深圳拨了电话,说我去那边工作。

那天傍晚,我走进小学部,将整个校园转了一圈;然后,又走进初中部,走进了正在新建的办公大楼,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走了一遍,在吴辰校长的办公室门口站了很久。整个晚上,我彻夜未眠,决定走了,但非常舍不得这里的老师和孩子们,感觉太对不起吴辰校长了。

第二天天未亮,我就带着老婆孩子,拎着简单的行李,赶到江阴汽车站,临时买票到上海,再临时买票到广州。一切,都非常突然而又匆忙,其实等到了深圳,我自己都还没缓过神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却是真真切切地离开华士了,我面对着新的生活。在新的环境中,我确实学习到了很多东西,但发现我的心是没有一刻安宁的。我一个冲动来到了深圳,心中的愧疚感却与日俱增,我反思自己,做人做事怎么会这样?这就是我夏青峰吗?我想给吴校长拨个电话过去,但每每拿起话筒,却又放下,因为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中秋节的夜晚,我带着老婆孩子坐在深圳实验学校的大操场上,看着天上宁静的月亮,可是心中却总是不安。于是回到办公室,给吴辰校长写了一封信:

吴校长:

您好!今晚是中秋佳节,上面是皓月当空,外面是人声鼎沸。而这静静的操场上有的却是一幅由人影、月光和青草交融成的画面。很想给您挂个电话去,又怕在这您正享受全家团圆的时间里让您搅起几许不悦。只好来到办公室给您写信,也好让我这份忏悔的心稍稍找到点寄托,只能在心中祈祷您中秋快乐了!

记得您不止一次地说过:“人,活着就是为了受苦。您每晚都会担心第二天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而我就是一个“麻烦制造者”,以“讲都不讲一句、说走就走”的行为来报答您六年来象亲人般的教诲与关爱。临走时,我很想去跟您说说自己的想法,跟您告个别,但我还是没去,因为我很清楚,您其实要不了几句话就会走入我的内心,让我放弃这种决定,况且那时我想走的念头是那么地不堪一击。曾经反复地问过我自己:“是否真的象很多人想的那样,拿了个一等奖就以为自己了不起,想飞了,也不想想自己的一等奖是怎么拿来的。”但我还是发现我并非此原因,我深知没有您、学校和众人的帮助,我是和一等奖绝对无缘的,一等奖也给了我很多平台,但没有一等奖,我知道自己或早或迟还是要走的。

我的家族中,一向是以谁走得越远,谁就越有出息,我的父辈十四个堂弟兄中就有五六个走向远方,且一直是我们家族中的“荣耀”。从小就受到父亲的“男儿有志在四方”的教育,我们都希望离开家很远很远,到老时再“衣锦还乡”。初中毕业后,读了师范而放弃了已被重点中学录取且成绩名列前茅的求学之路,大学的梦让我失落到了今天。我的内心十分渴望到美或澳,于是一颗浮躁的心便老是安静不下来,明知不可能,却偏偏“心比天高”。去华士,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遇见您,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福分,可我真的很难把江阴当作我的归属。深圳是个“暴发户”,毫无历史感即无文化的沉淀,而一种活力、信息、观念、物质环境和“移民群”,却让我感觉到它象一个“青春小伙子”,我很想在这里呆上几年,以后能否实现自己的梦,就看自己能否在这竞争异常激烈的环境中按照自己的路走,不受外界影响而迷失方向了,不过我也并未把此地看成是自己的终点。“人生就像一根燃着的火柴,在你不断的选择中,它已燃尽了!”这也许会成为我的人生写照。

我的出走,已给学校尤其是校办厂造成了损失,同时还会给您个人带来名誉上的损害,有人会说您用人不当或冤枉您对我不好,这些我都深知。只求您海涵我的不忠不孝了。

愿您身体健康,这是我最大的祝愿!您的恩情和亲情永记在我心中。

夏青峰

于99年中秋之夜

第二天,我买了一盒月饼,连同这封信一起,给吴辰校长寄去了。但是,这并未能缓解我的不安心情。我通过其他途径了解到,吴校长并没有宣布我去深圳的消息,而是说夏青峰这阶段身体不太好,外出看病去了。而且,吴敏珏校长不断地跟我父母说,让他们劝我回去,说大家都想念我。就这样,我在心灵的极度愧疚与不安中,在深圳度过了两个多月。有时,我很想忘记,我把全部心思用到了学生身上,用到了教育教学中,但是一空下来,就还是在反思这件事。我发现自己快不行了,要患精神分裂了,因为我无法原谅自己这种行为,无法让心灵安顿下来,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拨通了吴辰校长的电话。吴校长在电话中很平静,她只是轻声地说:“小夏,你还是回来吧。”

其实,我知道,我只要一拨通电话,我就肯定会回去的了,因为我了解吴校长,她肯定不会在电话中怨怪我的。如果她当时在电话中将我臭骂一通,那我的心灵也许会释然许多,也许就不会回去了。但吴校长不会这样,她只是一句轻轻的“你还是回来吧”,我就无法再说什么其他的了。

我向深圳实验学校的领导说明了我的想法,他们也很通情达理,尽管感觉很遗憾,一再挽留,但也没有特别勉强我。于是,我又开始收拾行李,离开深圳,再回华士去。但是,两个月来,我与深圳这批学生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离开他们,我又是非常地不舍。那次,也是含泪离开。回到华士的两年后,我写下了那次离开深圳的的情景:

难忘那一幕

那天,我决定离开深圳实验学校,再回到江阴华士去。

晚上,我坐在自己的宿舍里,和爱人一起收拾着衣物。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离开这个我一直做梦的地方,心情有些伤感,手在缓慢地移动着,眼睛怔怔地看着窗外……

咚、咚、咚……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周舫的父亲。周舫是我班的学生,这个女孩泼辣大方,很有组织能力,她爸是个军人,有点官衔,山东大汉,性格豪爽。

“夏老师,你怎么要走?!”一进门,他就大声地说到。

“周处长,您好!请坐。您怎么知道我要走?”我赶紧起身问候。

“舫舫在家不吃晚饭,一个劲地哭,说夏老师要走了。”

“她怎么知道的,我还没说啊?!”我不解地问。

“她说孙梦蝶告诉她的。”

我明白了,孙梦蝶的妈妈是我校的音乐教师。消息是从这里漏出去的。

“是的,我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我……”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夏老师,你今年来教我们舫舫,我心里真的很高兴。我感觉你是把孩子当孩子看的。我……”他说了很多感谢和留恋的话。

“我知道,你要离开这里,你一定有你的理由,我不拦你,但你明天一定要到我家去吃顿晚饭。你教舫舫的时候,我不留你吃饭,因为我不想让孩子觉得父母在讨好老师。但你要走了,你一定得去,我要告诉孩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是位难得的好老师,我真的有点舍不得你走……”,说着,说着,他的眼睛突然湿润了起来,我变得不知所措……

又有人敲门了,是唐丽的爸爸。唐丽和周舫是好朋友,准是周舫告诉了唐丽。唐丽的爸爸给我带来了一块军式手表,并一再表示,他明天给我买飞机票,后天开车送我去机场……

那晚,我们畅谈了很久。

第二天,我一早就来到了学校。和往常一样,先和几个男同学去练习了几下推铅球,然后再去看看练习跳远的同学。学校要举行运动会,我班对四年级的冠军是势在必得,每个人很早就来练习自己的项目。我这个班主任每天先到处鼓鼓气,再去练习集体跳绳的地方,帮他们摇绳。

“老师早!”

“同学们早!”咱们互相问候。

我挥舞着长绳,看着同学们一个个欢快地从长绳下轮流地跳过去,心情也特别高兴。

唐丽来了。她是体育委员,短跑冠军。她眼睛红红的,静静地走过来,看也没看我一眼,就加入了跳的行列。

“哎呀!又断了!”

“唐丽,你今天怎么啦?!”

同学们开始埋怨。唐丽进来后,就连续地出错。

“唐丽,开心一点,把你平时的干劲拿出来,老师很喜欢看见你高兴的样子”。我知道唐丽的心事,特意大声地说道。她爸说她昨晚也哭了很长时间。

唐丽还是一声不吭地跳着。突然,她离开了队伍,跑向了教室。同学们都怔怔地看着她……

上课了。校长自己,还喊了七八位老师,来到了我的教室,听我的最后一节课。

我将忧伤的心情,深深地埋在了心底。我满面笑容地走进了教室。

“同学们,老师讲个故事,想听吗?”

这节课的内容是“商不变的性质”,我讲起了老师们都惯用的故事“猪八戒分桃子”。

这节课,我全身心地投入了进去。孩子们也都非常地积极,整个一节课,我们都融入其中。这节课,是我迄今为止,感觉时间最短的一次……

中午,我和孩子们一起在教室里吃午餐。看着同学们大口大口地吃着饭菜,我的心中突然酸溜溜的,泪水在眼睛里直打转。我接手这帮孩子其实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但就在这两个月中,我和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忘不了我每天和他们在一起游戏、打球的情景,我忘不了李迪的妈妈和我谈话时那份信任和求助,我忘不了和孩子们一起剪纸花、布置黑板报、练习大合唱、学习气功的一幕幕,我忘不了我们一起努力争夺年级组文艺比赛的第一名。过几天,就是运动会了,孩子们个个是踌躇满志,我这一走,他们会怎样呢?再过十几天,我们就要一起出去参加三天的野营活动,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很多活动方案,我的离开会影响他们的心境吗?我想着、想着,一口饭也吃不下。

“老师,吃饭呀!尝尝我的辣萝卜”赖梦凌同学来到了我的身边。用勺子弄了好几根辣萝卜放在了我的碗里。

“夏老师,这个送给你”。周舫来到我的身边,送给我一个信封。我打开一看,是她的几张相片,有小时侯的,也有现在的,背面写着:“送给我敬爱的夏老师”。我小声说着“谢谢”,朝她笑了笑。她转过身出去了。

到午睡时间了,同学们一个个躺在课桌上,我帮他们牵好毯子。

“夏老师,开始讲故事吧。”一个同学说到。每天中午,睡觉之前,我都会讲一个故事,让他们伴着我的故事入眠。

“老师今天给你们说说阿凡提的一个故事”。我开始讲了,同学们也开始安静下来了。

一阵轻轻的抽噎声传出来。不对,不是一个同学,是三个。我继续讲着故事,慢慢地走到了唐丽她们身边,轻轻地拍拍她们,抽噎声停止了。同学们渐渐地睡着了,我在教室里来回地走着,轮流地看着那一张张熟睡的面容。

下午,我继续我的班主任工作,收好去进行野营活动的费用,布置班级的常规工作。和校长说好,到明天才由教导主任去宣布我的离开以及新教师的人选。

第三节课铃声响了。我走向四(1)班的教室。还没走到教室门口,就听见里面有很大的抽噎声。看来,没等到教导主任明天来,周舫今天已经提前宣布了。同学们都趴在课桌上哭着,个个眼睛红红的。我不对他们说,就是不想让他们这样。结果还是没保密住。

全体起立!”我的脚步刚踏进教室,宣传委员曾垲就跑到讲台前面大声得喊道。

“夏老师,请让我们为您佩带一次红领巾吧!”曾垲拿出一条鲜艳的红领巾,走到我的面前。

我顺从地低下了脖子,让他为我系上。

“敬礼!”又是一声响亮的口号。

全体同学都举起了右手,睁着红红的眼睛,直直地站在教室里看着我。

我的内心似翻江倒海,我的右手也自然地举在了头的上方。我的眼睛已经也很红很红。

就这样,我们默默地对视了足足有两分钟。

教导主任也问讯赶来了。她打破了沉默,让同学们欢迎我讲几句话。

我走上讲台,用湿润的眼睛看着同学们,同学们也都静静地看着我。很多同学的眼泪顺着脸颊朝下流,几个女同学开始哭出声。

“同学们,夏老师明天就要走了。”我开始讲话。

同学们哭的声音突然变大了起来。我感觉我的喉咙被什么东西睹住,我的眼泪就要流下来,我开始控制不住自己,我突然大步地走向室外,我跑向了平台……

站在平台上,我让我的眼泪尽情地流下来,我很少哭过,但今天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很爱这帮孩子。

“夏老师,回去吧,孩子临时编了几个节目,要表演给你看。”教导主任走到了我的身边。

我让自己平静了下来,走回了教室。

周舫和王念娇开始即兴表演相声。几个同学上来唱歌,吹口琴。与此同时,几个同学跑到黑板上写下了几个大大的字:“夏老师,我们永远是您的学生,我们永远爱你”。

有几个同学拿来了笔记本、课本,要求我在上面写上我的名字。

周舫拿出自己的新书《数学奥林匹克试题选》,全班每个同学都在上面签上名字,再郑重地送到了我的手里。

很多同学用小纸条,画上画,写上字,轮流地送给我。我逐一地收下,并珍藏至今。

……

深夜,我已收拾好行李。

我不由自主地在校园里走了一圈,并走进了四(1)班的教室。我拿起了粉笔,在同学们写的大字下面写了几句话:“同学们,你们给老师带来了许多欢乐和感动,你们是老师的骄傲。老师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永远记着你们,永远爱你们。夏青峰。”然后,我在教室里坐了许久许久……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同学的电话,四(1)班在运动会上夺得了冠军;

半个月后,我接到了家长的电话,孩子们在野营活动中,个个身上弄得象“泥巴蛋”,但都很高兴;

一个月后,周舫给我来信,她作为全国少代会的代表赴北京开会,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一年后,我看见了罗少棋同学在中央电视台上表演钢琴。

两年来,我不断地收到同学们的贺卡。

上个月,在网上发现,我曾经辅导过的这些学生在全国级数学竞赛中获得大奖;

上个月,一位家长打电话来,说要到上海出差,顺便来看看我。

这几年来,我一直珍藏着那条红领巾和那本有着全班同学签名的书。

孩子们,现在你们已经升入了初中。我永远感谢你们。

就这样,又带着对深圳孩子们的不舍,我再回到了华士。一踏上华士的土地,我的心灵就一下子安宁了下来,心情释然了很多,象是做了个梦,刚醒过来一样。

面对吴校长,象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吴校长问我是继续到企业里做,还是回到学校工作,我说回学校吧。第二天,吴校长就安排我去了徐州,参加江苏省教科所举办的全省教科研年会。会上,我见到了成尚荣所长,他说,小夏,你好像很憔悴吗?我笑了笑,成所长那里知道,我刚经历过一场波动呢。

过后,吴辰校长一如既往地关心我,培养我,我真的非常感谢她,并敬佩她的胸怀。当然经历这件事后,我也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学校的工作中。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