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青峰的博客

ENJOY SCHOOL ENJOY LIFE

 
 
 

日志

 
 

《同行的岁月》——1995年,教海探航(下)  

2011-10-27 16:57:45|  分类: 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行的岁月》——1995年,教海探航(下)

1995年,学校的“自主教育”课题实验越来越走向深入。吴辰校长撰写的《走向自主》、《天高任鸟飞》等文章相继在省级教育杂志上发表,学校的素质教育经验也引起了更多的同行关注,来学校参观考察的代表团日益增多,吴辰校长也应邀参加各种研讨会,并在大会上发言。学校的“自主教育”,不仅仅是在学生发展层面实施了,而且进入到了教师发展的层面。现在还能回忆起来的,是当时吴校长组织的“假如我来当校长”的青年教师演讲活动,当时应该是“五四”青年节前后,学校以团支部的名义,在体育馆的“教工之家”举办了这样的一次活动。每位青年教师利用五分钟的时间,阐述了自己“假如我来当校长”的一些想法,我已记不清当时自己是怎样说的了,但在随后编印的“华小团报”上,刊登着我这样的一段话:

假如我当校长,我不要求自己样样都能干,但我却要求自己能凝聚各种能干的人。我要争取站在发挥自己最佳效益的角色位置,把自己放在追求集体管理的层次上。“大事清楚,小事模糊”,加强对人的管理,优化组合学校的人力资源,努力塑造一个“健康、和谐、积极、向上”的师生群体,这便是我管理工作的首要任务。因为只有当个体承认自己是群体中的一员,并自觉为这个群体的目标而努力时,这个群体才会呈现蓬勃向上的局面,对群体的管理才会发挥出最佳效能。

而当时王冀敏老师的话,是这样的:

假如我是校长,我决不平庸于任,我要精心设计校园的每一寸土地。我要让校园松柏青青,杨柳依依,鲜花丛丛,月牙池边看荷花,绿荫丛中踏小径,处处给人以诗情,给人以画意。我要以自己民主、平等的管理准则在校园内创设和谐、活泼、向上的人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互相提高。

呵呵,我们俩的理念其实是差不多的,但表述风格却不一样,相对于王老师的感性来说,我的语言太多了理性,象写论文似的,想讲道理。

吴校长在“华小团报”上发表了“校长寄语”:

青年朋友们,非常高兴能听到大家对学校的教改管理工作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看法。你们蓬勃的朝气,似乎也象征着学校积极向上的气氛,感谢你们对学校工作的关心和支持。事实证明,你们对知识是渴求的,你们拥有不凡的能力,是令人欣慰的。让我们的思想在蓝天上翱翔,让我们的双脚踏着坚实的大地,一起去勇敢地梦想、勇敢地创造。

而后来,以团支部名义搞的好几次青年教师联欢活动,我都“逃跑”了。因为,我在文艺方面是先天弱智,一点自信都没有,在活动现场我会强烈地体会到“差生”的感觉,所以干脆溜之大吉。结果,挨了吴校长的批评,她说,团支部组织的活动,你不参加,就代表着你不支持,如果你以后组织活动,还指望别人来支持你吗?她从这个角度批评我,倒是我没想到的,不过这提醒了我,以后做任何事情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感受,而要站在别人的立场上,站在组织者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

学校不仅组织教师自己的活动,还不断地请来了专家教授来校做讲座。阮成发教授和富康教授来了,杨瑞清校长和汤翠英馆长也来了。记得杨瑞清校长第一次来我们学校的时候,是个傍晚,我从校园后面走到前面办公室去,看见一个人站在我们办公室的门口,三十多岁的样子,非常朴素,看见我来了,朝我微微地笑着,我以为是位家长,他自我介绍说是杨瑞清。当时我真的很惊讶,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杨瑞清校长,竟如此地平常与谦和,昨天我还在《江苏教育报》上看到了对他的长篇报道呢!

第二天在镇政府的大礼堂里,杨瑞清校长给我们讲了他是如何走上行知路的,特别是他从晓庄师范毕业以后,跟领导要求到村小工作,去实践陶行知的教育思想,领导答应了他的要求,给我深刻印象(因为我当时想,我毕业时也写信给教育厅厅长了,却没有得到答复),他能辞去县团委副书记的职务,继续做村小校长,这一点令我非常敬佩(我当时就问我自己,我能做得到吗?答案是,我做不到)。后来杨瑞清校长和我交往多了,我们也成为了好朋友,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杨瑞清校长讲完以后,汤翠英老师作为陶行知纪念馆的馆长,又给我们详细地介绍了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思想,她慷慨激昂,非常投入,年龄很大了,讲话却这么具有感染力,令我非常地感动。

学习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在当时的学校里开始成为一股风气。学校“自主教育”的很多核心理念,也都是源于陶行知的教育思想。记得吴校长经常外出,参加陶行知教育思想的研讨会,还积极发言,在好几份陶行知研究的杂志与会刊上,我都看到了吴校长的发言材料,主题基本上都是“把时间还给学生”,这与陶行知先生呼吁的“解放学生的时间”,是一脉相承的。

吴校长爱学习的精神,令我非常钦佩。她时常跟我说,作为一个校长,必须在思想上走在老师前面,校长的领导主要是思想上的领导。如果有一天,我的思想落伍了,说明我就不爱学习了。学习,是保持思想鲜活的最关键因素。而在我的印象中,一直到今天,吴校长的思想就从来没有落伍过,不仅没有落伍,反而一直还是领先于我们,她的思想始终与时代的脉搏一起跳动,始终引领着我们。这与她坚持学习是密切相关的,无论身处何位,虚心好学,不懂就问,成为了吴校长可贵的品质,在吴校长的身边,我也受到了很多熏陶。

1995年的暑假,北京有个教育改革方面的培训班,吴校长带着我去参加,那是我第一次与吴校长一起外出。在北京学习的十天左右时间里,我见证了吴校长的学习精神,她每天都坐在会场里,认认真真地听着专家讲座,作为一个校长,一个已经在江苏省小有名气的校长,自愿跑到北京的课堂里,一坐近十天,安安静静地学习,这是非常难得的。也就是在那十天里,吴校长跟我讲起了很多人生的态度、学校的发展、校办企业的规划等等,给了我许多思考与启迪。那十天里,我同时还见证了吴校长的公关能力,她每听一个讲座后,如果觉得这位专家讲得比较好,她就会在报告结束后,主动去与专家沟通交流,很多专家就这样与吴校长相识的,后来他们陆续被请到学校来,给老师们做报告。我清楚地记得,少先队方面的专家张先翱教授,就是在报告后与我们一起共进了午餐,然后在开学初就乘着火车,带着他的好几本书籍来到了我们学校,在学校体育馆里给老师们做报告,与孩子们一起做游戏。他是被吴校长的精神感动而来的。

1995年8月底,校园里的一幢老楼被拆除(老大会堂,之前用于校办厂与装潢公司,现在厂与公司都搬出去了,就空下来了),在它的地基上将要砌一幢新的楼房。校办厂沈松祥厂长退休,沈金龙副校长去校办厂,主管校办企业的工作。吴敏珏教导担任副校长职务,接手沈校长的工作,我和王冀敏老师分别被任命为教导处副主任。同时,我也租了学校郁凤英老师家的房子,从平房里搬到了那里去住,正好住在了吴敏珏校长家的隔壁。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