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青峰的博客

ENJOY SCHOOL ENJOY LIFE

 
 
 

日志

 
 

严格、容忍与自由  

2012-04-10 13:04:00|  分类: 人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格、容忍与自由

夏青峰

读胡适的《容忍与自由》一书,想到了学校的教育与管理。自由是我们追求的最高境界,可是又如何才能不自由主义呢?追求自由了,还需要严格吗?胡适说:“没有容忍,就没有自由”,可是容忍的度又在哪里呢?什么时候该严格?什么时候该容忍?我的思绪开始游离到了书外。

想到了教师管理。前几天召开全体教师会议,我谈到了教师的调入与调出问题。我说:“学校敞开大门,欢迎各位优秀的老师加盟到我们这个集体中来。同时,在座的各位老师,如果谁有更好的发展平台,或者说,有能让自己生活更美好的工作环境,完全可以申请调出,学校绝不阻挠,而且一定会送上我们良好的祝愿。当然,如果您到别的学校工作不顺心了,我们这个集体随时欢迎您再回来。但愿这里能成为您永远的精神栖息地。”老师们报以热烈的掌声。之所以说这样的话,是因为我本身对学校的理解与对自由的向往。学校是做什么的?就是提升人、发展人的,学校一定不能把教师视为集体发展的工具,而要将教师个体的发展当成集体发展的前提与目的之一。教师生活好了,这不正是我们校长应有的价值追求吗?当然,说这样的话,还是源于一份自信。“家有梧桐树,何愁凤不来?”,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种植好这棵“梧桐树”,而非总是担心“孔雀东南飞”。该飞走的,该飞来的,一切都是很自然的现象,无论是飞走还是飞来,我们需要的都是善待。其实,越想关住门,就越会有人要走,因为这里压抑;而越是将大门敞开,就越少有人要走,还有更多的人想进来,因为这里舒畅。这是否与容忍、自由相关呢?

想到了学生管理。忆起我多年前的一位学生,在周日的下午跳窗进入了教师办公室,偷拿老师们的本子与笔,正好被我发现了。看着他那战战兢兢的样子,我当时心中是矛盾的,是严肃处理还是宽容他?后来,我选择了宽容,因为他毕竟才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我带他到门口的文具店里,给他买了10支笔与10本本子,关照他以后写完了可以再来找我,但绝对不能再去拿别人的了(其实,我知道,他根本不缺本子与笔)。后来,尽管他身上还是有很多毛病,但每次只要是我出面轻轻说上一句话,他就乖多了。很多时候,宽容远比严格更有力量。

有时候,孩子学会了撒谎,我们这些大人们很是生气,可是深想下去,其实,孩子的撒谎往往是大人们逼出来的。一不小心做错了件事,就会招来大人们严厉的批评或教训,可是孩子成长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地犯错误的过程,孩子是不可能不犯错误的啊。于是,面对特别严格的家长或老师,孩子就只有通过撒谎去逃避训斥了。久而久之,撒谎的更加会撒谎,生气的更加要生气了,关系开始僵化。很多孩子与家长(或老师)无话不谈,甚至连自己的绝密隐私都愿意与之分享,可是有些父母与孩子(或者老师与学生)却总是讲不到一起去,孩子的心对大人是封闭的,这其中的奥妙也许就在如何把握“严格与容忍”之间的那个分寸了吧。其实,只要我们真心与孩子交朋友,与他们平等、真诚的沟通与交流,真正地站在孩子的立场去想问题,让孩子感受到大人们发自内心深处的关心,我们这些做大人的就一定会触摸到“严格与容忍”之间的那个“度”的。

有时候,我们对孩子的管理总是陷入到了“一收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中。带孩子出去玩,要么是图省事,一放了之,到时候大人与孩子都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对方;要么是牢牢地牵住孩子的手,一刻也不敢放松,孩子没有一丝的自由空间。这让我想起一次在飞机上,一对外国夫妇带着个小孩坐在了我的前面。飞机起飞了,这对夫妇帮孩子系好了安全带,孩子很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显得很乖。飞机平稳飞行后,开始有人在机舱内走动了,这个洋娃娃开始活泼起来,示意要离开座位。妈妈帮他解开安全带,将他放到了舱板上,孩子就开始沿着过道走了起来,妈妈跟在他后面。我很感兴趣的是,妈妈始终离孩子有2米远的距离,既不靠近,也不远离。孩子一直不停地来回走着,妈妈一直笑盈盈地不远不近地跟着,孩子偶尔摔倒了,也是自己爬起来,妈妈没有半点要去扶的意思,这样来回走了十多趟,孩子自己到座位上去了。一会儿,他又要下去走,妈妈又开始跟着,始终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当时,我就在想,这位妈妈真有耐心啊,而且特别尊重孩子的需要。换作我们,会这样吗?有人会这样,但一定有人在飞机平稳飞行时也会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不许他乱动(经常会有孩子在飞机的座位上躁动不安、哭闹不停)。我同时还看见过,只有孩子在飞机上走动,而大人却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要么是太严格,要么是放手不管,我们什么时候能象那位年轻的外国妈妈一样,把“放手”与“呵护”的关系处理得如此和谐呢?

有时候,我们总是在一些问题上与孩子们进行着“斗争”,可是无论花了多长时间,无论作出多么严格的要求,其效果却总是微乎其微。我们从幼儿园开始,就训练孩子排队,一直到小学、中学、甚至大学,上操排队、吃饭排队、到专用教室去排队、放学排队,中国孩子的“被排队”时间与次数可能是世界上最多的了,可是,孩子们在校园外该排队的时候排队了吗?我们这些也接受过无数次排队教育的大人们自觉排队了吗?为什么不排队了?因为旁边没有人值日、没有人扣分了,排队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被扣分,防止自己玷污了班级的名誉,而非其他。我们在校园中能否让孩子少排些队呢?或者说,少一些刻板的标准的排队(如嘴闭紧、臂甩直、转弯成90度),而让孩子宽松、自由一些呢?我经常疑惑,是谁发明了这些让孩子排队的要求,这些要求真的对孩子的成长有什么作用吗?恐怕更多的是做给我们这些大人看的,让大人们心理得到满足。我们这些大人们,尤其是教育工作者,有一种不正常的心理现象,看见很多孩子又跑又跳又笑的,心中就不高兴了,怎么一点秩序都没有,这么乱?当看见孩子们整整齐齐排好队,心中就高兴了,你看这些孩子多守纪律,习惯多好。可是,那种整齐的队伍,在我的脑海中却怎么也与天真烂漫的童年联系不起来,而总是与监狱或军队挂上钩了。不知是我的脑子出了问题,还是眼前的景象出了问题。不管怎么说,一切的要求都要考虑到孩子的天性,顺性而动。

有些东西还是需要动真格的,即必须严格。一位在日本读书的中国高中生,在一次高一的生理卫生课的考试中,受着中国式的思维影响(不重要的课程,没什么关系),偷偷地翻看了一下自己准备好的小纸条,结果被发现。于是,被关了好几天的禁闭,同时他的所有奖学金被取消(每年三十多万人民币,三年近百万经费都被取消),而且这个留学资助的项目也被暂停。一个小小的作弊,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让我受到了震撼。其实,他们考试不及格是没关系的,完全可以重考,而且所有的考试分数只有自己知道,不进行横向比较,考试的时候也很少有人盯着你。在什么时候宽松,在什么时候严格,他们好像比我们分得清楚。我们呢?感觉学生不被允许做的事情太多了,可是学生真正做了那些“不被允许的事情”,好像也没什么多大的关系。要求太多太高,执行起来很难,于是就变成了表面一套实际一套了。

哪些该鼓励学生,哪些该容忍学生,哪些该严格要求学生,我们需要对学校的方方面面作个梳理。如同“没有红灯的约束,就没有绿灯的自由”,没有了严格,就没有了自由。同样,没有了容忍,也就不会有自由。而孩子一旦失去了自由,我们将失去世界。

看书的间隙,随意识流而记之。

  评论这张
 
阅读(8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